&nbsp;&nbsp;&nbsp;&nbsp;听到林青的话,阿朱不由的低下了头,羞红了脸。&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林青邪邪的一笑,而后伸出右手食指将她的下巴轻轻一抬,立时,一张俏脸就正面的对上了林青。&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很软,很柔,很饱而满,肌,肤很细腻,触感柔软温和,婉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真不知道你就狐媚子是怎么保养出来,真真一个用来被干的极品人物。”林青一只大手用力的揉着那只饱而大的奶房,让她变成了各种旖而旎的形状,羞着阿朱这样巨RU般的美人儿。同时间,林青的双眼则如终看向八面观音,那个正狠的牙痒痒的美人。&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狐媚子,你说说你的师父如何,比起你来说。要说好听点的,否则的话,呵呵,主人今天就要动家法,或者干的你死去活来,或者不再做你了。”林青板着脸,当成凶狠狠的样子。&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阿朱看了看自己那双正有点儿生痛的大雪峰,内心道:“什么人啊,还想干的阿朱死去活来,天灵之体本来就不怕这个。再说了,就是真的被主人你插的死去活来,阿朱也不会在乎这个。不过,话又说回来,虽说不怕这个,但是吗,要是他不给了,可就比什么也难受。”&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主人,我师父就是一个想前被干而找不到合适男人插的闷而骚型的女人。天灵之体其实是对男女之事有很强的欲。很多前辈就是受不了这个,一味的去找面首。如此,最后搾干很多的男人,自己却不能满足,反而寿命变的更短。要知道,我和师父这种女人,要么不破,要破就连那天灵之体给开发出来,否则后果很是不好的。”阿朱一边说话,一边滑了下去,滑在林青的跨间,她很是熟悉的解开林青的裤子,将那怒龙放了出来,放大自己的之间。雪峰夹着那粗大的东西,雪白和那红而微黑形成鲜明的对比。那温柔而细滑更是让林青的喔喔的叫了两句。女子一边上下的滑动,一边媚而笑的看着林青,那动作好像做了很多很多年了一般,看的对面的女子张大了嘴,同时间,一颗芳心也慢慢的有所松动了起来。&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主人,师父是一个闷而骚型的女人。不过不能不说,她的毅力是十足了。到今天为止,还没有让哪个男人碰过她一丝。呵呵,要是不信的话,呆会你要师父这个欠插的女人就知道了。绝对是真货……哦……唔。别放进来,还要说话呢,再说阿朱说的是真的,我师父她是一个处的。唔唔……就会欺负阿朱。嗯,呆会你到师父面前就不敢嚣张了。”阿朱很是幽怨的看着林青,那个男人太太坏了。趁着自已没注意就将抓住自己的头发,将她的头快速的向下,那大东西一个子顶了上去,可把她呛一大下。&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嗯,本来就是。主人,你不要忘记了,我师父可是九级的体能,比你还要高的。当时你要朱儿的时候,差不多就落了败,别说是我的师父了。我一点也不相信你能干净利索的战胜师父,嗯。”阿朱很不屑的道。&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林青看了看那个专心工作的下方女人,知道这小妞打的是什么样的主意。&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突然间,林青走了开来,走向那地上的女人。八面观音闪过一丝愤怒,一丝不安,一丝恐慌,然而,所有的一切却都在第一时间归于平静。她扫了林青的一眼,看着他看粗大的东西,而后平静的看着林青,好像看着一颗和她无关的树一般,那样的沉着。&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不能不说,八面观音是一个很了起的人物,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做到面色不变,冷静的看待着所有的一切。&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林青慢慢的弯下腰来,看着八面观音,而那怒龙离她的眼皮很是接近。&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做我的女人吧,你会有好处的。如果不出意味的话,你的寿命不过三两年。而后会慢慢的化为泥土。最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什么也不会留下来。可是跟了我就不同了,你可以站在更高峰,俯视着所有的一切。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在整个宇宙中都有自己的位置,一个谁也不敢轻视的位置。”林青一边说着话,一边很是轻挑的挑起她的下巴,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她的高挺处。&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八面观音听着林青的话,也不由的有点儿动容了。现在的她正处于最好的时段,别人都醉心于享受的时候,让她默默的退场,换成谁也受不了。她不由的有点儿沉思,但是,一见到那双火热的双眼,读着那眼中的邪望以及男人那轻挑的动作。她立时又坚定了起来。用着很轻很细的声音道:“你做梦。”&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林青反手将来到身后阿朱拉到了地下,让她跪了下来。阿朱吞了吞口水,知道了男人的意思,那个坏男人明显是想做着羞人的事情。她看了看师父有点儿惨白的脸,心如刀割。但只过了半秒,她立时行动了起来。&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俏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容,无限讨好的对着林青道:“主人,朱儿是主人的奴儿,一切的一切都是主人的。奴儿这就给主人吹一个,让师父也好好的学学,学习怎么样的的服伺主人。嘻嘻……师父,看好了,以前都是你教我。现在朱儿教教师父了。”&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阿朱说完后,看了师父一眼,那张完美的脸上正挂着一点点的泪珠,明显没有想到自己的徒弟也会来羞自己。&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阿朱将自己脸边的秀发挠到了后脑,而后媚媚一笑,就开始了工作起来。一双玉手拿起了那火热而粗大的东西。洁白的俏脸开始扎进了他全身的体毛之中。小嘴鼓起,媚,眼如丝,看着林青的同时也同时看着自己的师父。一滴清泪掉了下来,她将头低到了最低点,明显是想掩盖着这一事实。只是旁边的二人何等的人物,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她这种小小动作呢?&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八面观音闭上了眼,仰起了头来,以消化自己徒弟的苦心与无奈来。&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林青深吸了一口气,都有点儿想放弃来,不过立时又恢复了原样来。&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天灵之体我可以开发出来,而且其中你我都可以得到很大的好处。不过是普通人眼中无用的之类的?现在这个已不是很管用的,宇宙到了今天,很大程度是以武为尊。那些大势力中有很多的领头人都是女子,她们中有几个抱着无数年前的地球古礼,她们的第一个男人说不定就是被她们掐死的,掐死的时候,说不定男人的东西还插在她们的体内呢?”&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八面观音咬了咬牙,老长时间才开口说了话,话很短,但是明显很坚决。&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无耻。”&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你能说出这话来挺好,说明你有人性,你很善良,很好。喔,再进去点,力重点,再深点儿。这口,太销魂了……喔……呵呵,不好意思,被打断了,不过说真的,你徒弟的小口真的很能打动我的心来。她那下方也是那样的紧,知道吗,她是很厉害,第一次就可以挺很长的时间,刚刚那地方才滴下了血来,不到一会,就销着魂儿的叫着,啊,主人,我要。你不是说做梦吗,我只想问你,你做梦可曾梦见了这样的情形。梦见自己的徒弟被我插的情形,又或者梦到了自己的徒弟当着面被我上的情形。要是有的话,那只能说明我们两太有缘了。”&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好了,放开你的心吧。其实你也很想要的。阿朱,是不是。”&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下方正专心服务的阿朱很不爽的放下了口头的工作,但回答的很是到位。&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是啊,主人,师父老想要了。记得我进入八级的时候,有好多次都听到那种销着魂儿般的声音,而且叫的很欢的样子。主人,当时我还不知道是在做什么,但现在朱儿知道了。师父当时在发着那个骚,想男人想得都自己动了手。不过主人放心,师父那个骚女人很是小心的。自己并没有破那层膜的。我发誓是这样的,要是不是的话,叫主人狂要朱儿一整天。”阿朱抺了抺嘴边不知道是谁的液体,而后发了下个很是“重”的誓言。而同时间,她内心则想着,要是真的能做一整天,死了也值。&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八面观音听此,立时也羞红了脸。天灵之体修为越高,性之欲就会越强。特别是最近几年,都都被想被男人插了。本来,以她的修为,隐瞒过自己的徒弟是很容易的事情,不过吗,都当到了高而潮的时候,她就会放松了警惕,所以才会出现今天这羞人的一幕。&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众人都以为她只是为了保持隐秘感才没有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然而,只有自己知道,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怕有人在她正在行这无法见人之事时来杀她。你想啊,要是让宇宙人知道八面观音这样的人物死的时候还光着身子等着男人的光临,那不知要惊住多少的人。&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哈哈。”听到这里,林青大笑了起来。他看着女人的两条腿,虽然穿着粗布的衣物,但还是显得很是修长。两条腿明显在轻轻的懦动着。要是别人的话,也许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林青第一眼就明白了,这个女人动了情,如中了药一般,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她会一步步的陷着进去。&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嘶”“啊”“啊”&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一声布帛撕下的声音,那是林青很是粗暴的撕去八面观音的衣物。两声惊叫,明显是出于两名女子,一对师徒。&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不能不说,那衣物太配不上美人了。&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林青本来认定她很美了,但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美貌比他猜想的还要好上一分。一双,腿修长而有力,明显是夹男人的极品女子。一对雪峰在阳光下都能反出光来,硕而大,如一张大碗倒扣在她的身上,此时正随着女人的心慌而起着伏来。两颗葡萄腥红而坚,挺,再加上一层浅红的Ru晕为衬托,迷人极了,惑人心神。&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妈的,这女子也太……”林青愣愣的道,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打断了。&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此时的阿朱正解下自己最后的武装,正和她那师父一样,来个自然相对。&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太什么,呵呵,不就是想要师父吗。怎么,嗯,要现在就上不?”&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林青本来就被那白雾扰乱了体内的能量,刚刚见到八面观音的完美体型更是难耐。现在倒好,又来了一个奶房大而软的女子,光着身站在他的面前,立时,林青就到了疯狂的边缘。&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林青摇了摇头,他立时明白,现在的他只能有片刻的清醒,而下一刻,他会赤而裸的强,暴一女。他想了片刻,最后用力将阿朱拉到了地上。&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他的想法很简单,只有清醒的时候,才能有很大的把握开发出一个九级或者十级的天灵之体。&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啊”阿朱被摔在了草地上。她没有想到男人会是那样的粗暴,一点也不考虑着自己的感受。她本还想抱怨着什么,但下一秒她只是有点儿慌神的看着林青,看着那对红着的眼睛。她立时明了男人体内发生了什么变化来。&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林青没有给她多的时间,而是猛然的扑了上去。&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他双手死力的按着阿朱的双肩,那雪白的肌,肤都有点儿红了起来。而后,林青更是全身都压了上去。骑在她的身体上面。&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不要,主人,你等会,清醒啊。我不要玩强女干,求你了。朱儿会乖的,很乖很乖的。求你清醒点。啊……疼啊……唔……”阿朱不由的怕了,哭着叫了起来。&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看着那个大的东西全根而入,进入了自己徒弟的体内。八面观音很是心痛,愤怒,同时间,还有一丝心痒了起来。&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这样会撕开的。”她默默的想着。不过,另她感动奇怪的是,这明显没有她想像那样痛。&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就在她呆着的这一会,林青已在阿朱的体内纵横了十来个回合。&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没有什么前戏,没有什么温柔,有的只有最深处的狂野。&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啊……唔,主人,我当时说在师父面前强女干朱儿,那只是说说而已。你怎么当真了……”阿朱双眼泪流不止,大颗大颗的泪珠都掉在了草地上,一只玉手放在了雪的牙齿边,身体懦动着,那样儿可怜极了。&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听着徒弟的话语,八面观音内心如打翻五味瓶一般。不过,片刻之后,她就再一次被打断了思绪。&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啊……痛……痛……太痛了……”这一下的,阿朱回到了那个被强上的晚上,而且感觉更盛。&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几十上百下,才短短的时间,想杀死朱儿吧。”八面观音喃喃道。&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她会不会真的死了呢,下章分解。下章会出的,不过时间说不定,也许会到十二点甚至更晚。不建议等。&lt;/p&gt;<br />
<br />
&nbsp;&nbsp;&nbsp;&nbsp;&lt;/p&gt;&lt;div&gt;

章节目录

风流师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风流师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