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云想了想说道:“你似乎并没有达成天余的期望?”

    “那是当然,如果没有你的存在,我想天余早就已经获胜了,我们的预言家大人。”

    苏云愣了一下,说道:“为何?”

    莫里亚蒂叹息了一声,说道“因为,无论我怎么推衍,都始终无法推衍出‘造成你死亡的原因’,就仿佛,你的死亡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无时无刻,你都处于‘无法被死亡’的状态。”

    苏云只是略微一想,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因为,如果他死了,那么时间回溯就会自动触发,那么这一条世界线就相当于被否定掉了。

    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导致‘苏云死亡’的结局,都是不存在的。

    就好像玩游戏的时候,或许玩家会死亡,但是死亡只是让玩家回到了上一个存档的位置,这个设定,就算玩家死一万次,都是不会改变的。

    所以,在莫里亚蒂的眼里,苏云就是一个‘无法被死亡’的奇特存在。

    “天余现在一定非常懊恼,他一定很后悔控制了我,他实际上应该精神操纵的目标,是你,他应该先操纵你,然后让你疯掉,这样,无论这个世界的奥秘是什么,就都不重要了。”

    “那你为什么不能用因果逆推推出通过三层迷宫的方法呢?理论上通过迷宫也是一个结果,你反推通过迷宫的原因不就好了。”

    “我尝试过,正如你在我回忆里看到过的那样,我和苏格拉底曾经合作闯到过这一层,但是,我推不出破解迷宫的方法。”

    “因为迷宫随时都在改变,而我的逆推对我的精力消耗巨大,要通过这个迷宫,我至少需要逆推三百多次!我四阶前还没有那么多精力做如此多的逆推!”

    苏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说道:“那你能解释一下,大家在中途都奇怪地疯掉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莫里亚蒂说道:“很简单,天余在绝对时间第十五天开始之前,用他的天赋能力设计了一个失魂梦域,将当天所有人的灵魂都禁锢在了一个深层次的梦境里。”

    苏云回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也不应该疯掉吧,应该是每天都躺在床上,不出门才对吧。”

    莫里亚蒂说道:“不,天余并不想让你们每天都躺在床上,他要榨干你们的所有价值,所以,他只是将你们灵魂中理智的部分禁锢在了失魂梦域之中,而另一部分则残留在了梦域外的身体里。”

    苏云推测着说道:“于是,只留下一部分灵魂的我们,失去了‘理智’,成为了只凭本能驱使的‘疯子’?”

    莫里亚蒂说道:“就是这样的原理,只是天余没有想到,疯掉之后的你,能有那么强!如果他提前知道的话,他一定会让让你陷入彻底的沉睡,而不是利用你的疯狂来给我提供因果逆推的契机。”

    苏云转念一想,问道:“那我们又是如何清醒过来的呢?”

    “是这样的,当时所有人,除了我和天余自己之外,都陷入了失魂梦域,那位‘愚者’先生的本能或许就是睡觉,所以也没见他出门,而那位‘疯子’石乐志先生,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天余重点关注了,花了大代价弄了个深度梦域让他彻底真正地疯掉了。”

    “而其余的人,比如你,周易,欧拉,还有苏格拉底,都是在绝对时间第十五天的时候疯掉了。至于苏格拉底为何没有疯掉,这个我也不知道,你最好自己去问他。”

    “你和周易,显然属于比较倒霉的那种,在刚刚熟悉完规则之后,就来到了绝对时间的第十五天,然后进入了漫长的梦域。欧拉因为是‘欧皇’,所以她的主观时间和客观时间完全重合,她是第十五天的时候疯掉的。”

    “一开始的时候,欧拉会在每天开始的时候给大家报上今天的绝对时间,因为他只需要在记忆里数天数就行了。但是在她疯了几天之后,她就不记得自己经历过多少天了,我们也就彻底失去了绝对时间的坐标了。”

    “周易的唤醒其实很简单,他在见识到别人疯掉之后,害怕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陷入疯狂,于是提前做了布置。”

    “他是大师,擅长的东西非常多,所以他立即对自己进行了一层周期性延迟催眠,让自己在若干天之后,获得心理暗示,恢复理智。”

    “这一手其实很妙,天余其实并不知道周易做了这样的后手,他也不知道周易会掌握着自我催眠的手法,所以周易不至于疯到八方智弈结束。但是,天余的梦域分去了他的一部分灵魂,周易的延迟催眠被淡化了。”

    “于是,原本每五天一次的心理暗示,经历了足足四轮,周易的理智才清醒了过来,而这个时候,他已经是第二十五天了。天余也是在事后才意识到了周易的周期性心理暗示,但是也已经来不及了。”

    “最后,就是你了。按照天余的说法,是有一个人闯进了你的梦境里,把你给唤醒的,至于那个人是谁,天余也不清楚,不过他也没有想要追究的意思,毕竟疯掉的你产生了太多的变数,如果不是梦域无法对单个人撤回,他甚至早就想让你醒过来了。”

    苏云默不作声地听完了莫里亚蒂的解释。

    他的心里其实是知道的,让自己清醒过来的人,大概率就是徐优秀了,因为他在梦境的最后,清晰地看到了对方。

    不过不排除是其他人伪装成徐优秀来救援自己的。

    这一点,还是得正面地询问徐优秀才能得到结论。

    在苏云的心目中,这位唯利是图的师兄,应该不会做这么麻烦的事情。

    可是,徐优秀自己又是如何对抗失魂梦域的呢?

    总不至于说,疯掉了的徐优秀,反而变得乐于助人了吧。

    那他为何不出门呢?

    苏云还是更愿意接受:徐优秀的本性就是想偷懒,所以疯掉之后做的事情依然还是睡觉,连出门都不愿意。

    而梦境里救他的,应该是其他人伪装成徐优秀的样子。

    苏云的心中,忽然想到了验证的办法。

    “莫里亚蒂先生,你是否用因果逆推对付过‘愚者’先生?”

    莫里亚蒂好奇地说道:“为什么要对付他?他一直都没出门。虽然我也很好奇他这样的态度是怎么拿到八方智弈门票的,但是他对我构不成威胁,我自然不用去管他。”

    “你是怎么确定他一直没出门的?他有没有可能在你下楼之后悄悄溜出来?你不怕这个吗?”

    莫里亚蒂说道:“我每天出门之后,都会习惯性地对你们所有人进行一次因果逆推,并且提前布置好你们每一个人的死法,而对于‘愚者’先生,我每天逆推出来的结果,都是不会出门。”

    苏云问道:“这么说来,他真的就每天都躺在屋子里睡觉?”

    “他有没有在睡觉我不管,但是他只要不出门,我想他总不可能在一层直接蹦到五层吧。如果这次八方智弈,连门都不用出就能获胜的话,那就太扯淡了。”

    苏云想了想:也是,八方智弈不可能设定成投机取巧的方式。

    如果徐优秀连门都不出,那他又如何掌握外部的情报,又如何知道自己疯了,更不可能来梦境里营救他了。

    苏云更愿意相信的,是第二十九天或者二十八天的苏格拉底伸出援手,从梦境里把他给捞出来的。

    欧拉带着两个人走过了二层的二维小道,很快来到了三层。

    面对着错综复杂而又时刻变幻的无形迷宫,欧拉没有停下脚步,只是径直地朝着目的地走了过去。

    她居然是以直线破解迷宫的!

    这就是欧皇吧,直接走过去,恰巧迷宫就是这样的。

    跟在她背后的莫里亚蒂一把扼住了欧拉的脖子,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为了防止你利用这里的地形逃跑,只好委屈你一下了,你应该不介意吧。”

    欧拉没有说话,只是在莫里亚蒂的挟持下朝前走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第四层的楼梯口。

    莫里亚蒂轻轻地在欧拉的耳边说道:“你做得很好,但我是一个求稳的人,所以,为了防止你心怀怨恨,打扰我后面的行动,就只能让你委屈一下了,反正你也不会真的死去。”

    说完,他拿出玻璃碎片,在欧拉的脖颈间轻轻一划。

    顿时,大量的鲜血从欧拉脖颈间的创口里流了出来,欧拉无力地瘫软在了地上,目色迷离地望着两人。

    苏云的脸上微微抽动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莫里亚蒂似乎是感觉到了苏云的情绪波动,

章节目录

无限光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烟花射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花射手座并收藏无限光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