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近千万上品灵石入手,怪不得古人长说“杀人越祸金腰带,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古人诚不欺我啊!

    冬落对着吴责等吴家人拱了拱手道:“谢谢吴家的仗义相助,若是没有吴家,我今天也没有那么多收入!”

    加上从吴家手中得到的,近两千万上品灵石,顶得上汉国一个月的开支了,确实是不少了。

    这两千万上品灵石,他已经想好了如何花了。

    一千万交给雪念慈,一千万给张白圭。

    雪念慈的商业模式才刚刚起步,相信有了这一批资金的注入,步伐肯定就不会止于大周北境了,还可以向汉国四周幅射开去了。

    张白圭那里也是如此,在将原有的大军战力提升之后,又可以组建几个军团了。

    而他从大业城这才离开不到一个月,就赚了两千万上品灵石,雪念慈的速度都没他快。

    与冬落的兴奋相比,吴家人的脸色就要惨淡得多了。

    损失了钱财了还不算,肯定还被云雾广场上那些家族宗门给记恨上了。现在还没有发难,只是没有一个好的由头而已!

    多多少少还是一个隐患!

    冬落看了一眼姜青岑,“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们就走吧!”

    本来他还打算将姜青岑做为一颗埋在吴家的棋子,让他拿着灵液去跟傅家交涉的,但是后来他放弃了这个打算。

    如果吴逸还只是天人境的话,他还可以拼一拼,大闹吴家,将姜青岑推上吴家家主之位,可在水云间时,那山海龟提过一嘴,此时的吴逸已经是空明境了,他可不认为他现在有能力与空明境一战。

    至于为什么直到现在吴逸都没有露面,他估计可能是在暗中防备傅家呢!

    所以,他打算先撤,让吴家与傅家先斗上一阵,等他从楚国回来,再以姜青岑的名义,带领百万大军来见识见识一下这杭城的风光。

    至于三大兽王,就让他们再等几个月吧!

    反正那么长时间都等过来了。

    要不是失乐园太小,装不下,他早就打包全带走了。

    保证连个崽都不给吴家剩。

    姜青岑走上前来看着吴家众人道:“你们有愿意与我一并离开的吗?”

    吴家众人面面相觑,有的不禁嘲讽出声。

    “吴庭风,你个家族的叛徒,你觉得会有人跟你这个废物走吗?”

    “快滚吧!吴家不杀你,已经是大恩大德了。”

    ……

    ……

    吴家顿时响起了一阵怒骂!

    姜青岑恍若未觉,再问了一次有谁愿意跟他一并离去吗?

    吴家人的怒骂声更大了。

    良久之后,姜青岑见依旧无人应答他,轻叹了一口气,便打算转身离去。

    他之所以有此一问,只是因为他毕竟在这个地方住了一段时日,对一些人他自认为应该算得上是朋友了吧!

    反正这一走,就是生死仇敌了。

    走不走,那是他们的选择。

    他,仁至义尽了。

    在他刚要转身之际,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我跟你走!”

    吴家众人突然闭嘴了,纷纷怒视着开口之人,脸上火辣辣的疼。

    刚刚才说吴家不会有人跟他走的,可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人开口了,这不是在打他们的脸。

    “吴琦,难道你也要叛出吴家吗?”

    吴责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吴家的颜面已经丢尽了。

    吴琦抬目看着吴责,内心也有些苦涩。

    他也不知道刚刚为什么鬼使神差要说出这句话,可在说出之后,他反而内心安定了下来。

    本来之前他与他那一脉都是选择吴庭风的,只是因为后面的缘故,他们不得不放弃跟随吴庭风。

    可现在,他决定再跟随本心。

    跟吴庭风一并离开。

    姜青岑笑了!

    来是孑然一身,走时总不是孤身一人。

    也算是赚了吧!

    吴琦默默的走到了姜青岑的旁边。

    他知道接下来吴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他不后悔。

    吴琦不动声色的看了冬落一眼,他知道姜青岑的底气来自于此人,虽然他不知道冬落有什么能力带着他们走出杭城,不过,姜青岑相信冬落,那他自然也信。

    姜青岑看着面色阴沉的吴家人,拿出了自己的珮剑,一剑划过。

    一道惊天的剑气从天而落,将云雾广场一分为二。

    “我与吴家,恩断义绝,不死不休。”

    姜青岑带着吴琦转身就走。

    所以他没看到吴责旁边原本垂眸的吴婵突然瞪大了眼晴。

    “这剑气……天眷者。”

    她的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而且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百年前老道的那一句谶语。

    吴家将会面临一次大劫,届时将会有一个变数出现,给吴家带来一个选择,那将是吴家的转折点。

    何为变数?

    吴家天生水命,水法无法,可姜青岑却是金命,金属性天眷者,这不就是变数吗?

    水生金!

    这就是变数,是异端。

    金属性天眷者,剑修!

    吴婵内心一颤,她突然有些后悔,吴家长老院为了安抚傅家选择吴御风是不是错了。

    “家主,吴庭风是金属性天眷者,是剑修,决不能放他离开,不然我吴家将面临灭顶之灾。他就是百年前那个老道说的应劫之人。”

    吴婵言简意赅,直接将他的猜测说了出来。

    不管是对是错。

    宁杀错,勿放过。

    “大长老,你确定吗?”

    吴责感觉他的声音有些发涩,这个问题太大了,以至于他都有些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个时候他就在想,是吴庭风隐藏得太深了,还是他不关注吴庭风?以至于他根本就不知道吴庭风是金属性天眷者,剑修!

    好像是后者,!

    毕竟他寻回吴庭风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吴御风傅容施压,牵制他们。

    自己根本就没有关注他啊!

    吴婵内心也有些发苦,她也希望这不是真的,毕竟亲手将一个绝世天才推出家门,任谁来内心都不好受。

    “我也希望是假的,可刚才那一剑,已经透露了太多了。剑气凝而不散,一剑斩落,勾动天地大道。你还不是天人,你感受不到。”

    何为天眷?

    得天地眷顾。

    勾动天地大道。

    当然,这只有修为达到天人的人才能感受得到。

    天人之下,就算是勾动了天地大道,他们也感觉不到。

    在他们看来这一剑的威力无非就是大了一点。

    除此之外,也就没啥了。

    “大长老,你是说修为是天人的都感受到了吴庭风这一剑中的大道气息?”

    “不错!”

    “这群老狐狸,估计心中偷着乐呢!”

    之前吴庭风就是杭城第一天才,力压杭城年轻一代。

    各大家族宗门早就想除之而后快了。

    而现在再知道自己不知好歹的将吴庭风赶出吴家之后,怕是等会回去就要杀鸡设酒相庆了吧!

    “家主,此事要不要告知太上长老,让其定夺?”

    这事牵扯太大了,有一个金属性天眷者的剑修做敌人,别说是他们,就算是傅家也睡得不安生。

    这种事关家族的大事,最好是交由太上长老定夺。

    吴责摇了摇头,“太上长老如今正在稳固空明境,准备应对傅家接下来的诃责,还是不要去打扰太上长老了。这事我们可以解决,”

    “极北之地,每年死的天才还少吗?天兰眷者,活得长的才算。”

    “无论如何,他都要死!我吴家与他的关系已经不可缓和了。”

    吴责眼中的杀气越来越盛。

    他深知他与吴庭风已经不可能父慈子孝了,因为他们之间还隔着一个姜蓠。

    所

章节目录

灭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枝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枝棠并收藏灭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