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几个人盯着火辣的太阳行走在茫茫荒野,有了刘远亮和丫丫的加入,队伍气氛活跃了很多。

    沿途打了七八只野兔,当夜幕降临才停下来。九个人围着火堆坐在了一起,内蒙古白天和晚上的温差比较大,尤其是到了十月份,白天穿半袖晚上可以穿棉袄,当然说的是在室外,室内还是比较暖和的,不过睡觉得盖厚被子,不然后半夜就会被冻醒。

    九个人都是习武之人,抗寒能力也比较强,吃过烤肉仨一堆俩一伙地坐在一起修炼。

    常平嘴里叼了一根草躺在地上看着天空,北斗星又大又亮,像超男的眼睛!哎,那个叫什么朱尔的到底把东西放在哪里了呢?不会和他一起埋了吧?如果埋在一起可就难找了!

    眨眼的星星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从天空上消失,火红的太阳慵懒地爬出了地平面,鸟儿欢快地追逐嬉戏,金色的露珠顺着草叶滑落。

    修炼的众人伸着懒腰沐浴在阳光下,美好的一天开始,以精神的面貌迎接新的生活。

    安安看着常平和刘远亮:“男人暂时回避,我们要解决生理问题!”

    常平四下看了一圈,一马平川,根本就没有掩体的地方,仰着脖子打着哈欠看着安安:“你说让我们往哪回避?”

    李超男把一件衣服扔给了常平:“把脑袋蒙上!转过身去!”

    常平拿起衣服磨磨蹭蹭地盖在了头上,刘远亮和佟彤也蒙上了脑袋。

    安安看向了兰度君、丫丫和扎西措姆:“师娘,你们先去,我们在这里看着他们!”

    兰度君点了下头和丫丫、扎西措姆走向了一旁,三个人找了处草长得高的地方蹲了下去。

    兰度君回来后看着安安说道:“你们三个去吧!”

    李超男和安安、安娜三人说说笑笑地走向远处的草丛。正在方便的安安忽然俏脸微红地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李超男和安娜:“你俩感觉到了吗?”

    李超男点了点头,脸蛋儿羞红愤愤地骂道:“这个色痞!”

    安娜看着安安和李超男:“先不要声张,等回去揍他一顿!”

    安安点头:“好!揍狠点儿让他长点儿记性,不然以后该偷看别人了!”

    常平脸上出现了淫笑,暗自嘀咕:“警觉性还挺高的,看来自己用的还不熟,如果熟练就不会被发觉了!”

    安安三人悄悄地走了回来,阿娜捂住了常平头上的衣服,安安一拳脚砸在常平的脸上,李超男一脚踹到了常平。三个人女人按着常平狂风暴雨般的挥起了拳头。

    “你个混蛋!我让你再看!”

    “臭流氓,我戳瞎你的眼睛!”

    “让你不学好,打死你!”

    ......

    兰度君笑呵呵地看着暴揍常平的三女说道:“往死里打,小混蛋会点儿本事不用在正地方,让他长长记性!”

    扎西措姆想到了什么,脸唰地一下变白,愤愤地看向了挨揍的常平。

    兰度君感受到了她的情绪,看着她说道:“你不用害怕,那小子还有底线和知道轻重,没看你和这个小丫头!”说着看了丫丫一眼。

    扎西措姆拍着胸口松了口气,对佟彤摇两下头。

    丫丫茫然地看着兰度君和扎西措姆,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常平为什么会挨揍。

    “老婆别打了,我以后不敢啦!再打就真出人命了!”常平抱着脑袋求饶。

    三女又打了好几拳才停了手,不过嘴里还在气愤地骂。

    刘远亮看着佟彤:“这是怎么了?”

    佟彤笑着说道:“他犯贱,活该挨揍!”常平这货真是极品,竟然偷看自己老婆方便,估计以后再也不敢了。

    常平无力地躺在地上,真是彪悍的媳妇儿啊,灵识没用熟练之前说什么也不能干这种事,再有一次肯定会被打死!哎,真是丢死人了,这还怎么见人。

    “啪!”安安又踢了常平屁股一下:“装什么死,起来弄饭去!”

    常平拿掉头上的衣服起来尴尬地对佟彤笑了一下转身就跑,都没敢看兰度君、扎西措姆和丫丫一眼。

    刘远亮拉住了佟彤:“常平那小子到底咋啦?”

    佟彤看着跑远的常平趴在刘远亮的耳朵上悄悄地告诉了他原因。

    刘远亮瞬间瞪大了眼睛:“卧草,他不会连丫丫也看了吧?”扭头看向了丫丫,只见丫丫蹙着眉头一副迷惑的样子。

    佟彤笑着摇头:“那不会,常平那小子还是分轻重的,除非他想跟咱俩决裂,不然干不出那种事情来!”

    刘远亮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也是!不过以后得提防点那个小子,不然藏点儿私房钱都得被他偷走!”

    佟彤深以为然地点头:“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常平捡了一堆木柴扔在了地上,头上不抬地生火。安安几女和佟彤、刘远亮都在感慨这小子皮糙肉厚,被揍了那么多下脸上一点儿伤也没有。

    简单地吃了点儿东西,一行人又上了路,刘远亮不停地往常平身边凑,趁几女不注意地时候悄悄拉住了常平:“你能不能把你那招教给我?”

    常平看着刘远亮翻了个白眼:“我要是知道怎么修炼我早教佟彤他们了!”

    刘远亮诧异地看着常平:“你不会修炼那是咋会的?”

    常平看着前面的几女回道:“意外!”

    刘远亮白了常平一眼,追向了佟彤,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反正刘远亮没再提修炼灵识的事儿。

    一行人一上午走了几十公里,从荒原里出来上了大路。

    丫丫指着前面路上的一辆车说道:“快走,正好有车,让车主捎咱们一段!”

    扎西措姆笑着说道:“捎上你还行,就一辆车哪能坐下这么多人!”

    常平忽然加快了脚步,眼睛盯着停在路边的车。

    李超男疑惑地看向了常平:“你走那么快干嘛?你不会真想让车主拉上吧?”

    常平头也不回地说道:“车主死了!”他用灵识看到了车里的情况,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孩儿都死了,挡风玻璃上全是血,车厢内也是血,初步判断是被人杀死的。

    众人听了常平的话也加快了脚步,一行人快速走到了车旁,打开车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涌了出来。

    安娜捂住了鼻子:“这是什么人干的?连小孩都不放过!”

    “快退!”常平突然大喝,拉住刘远亮和佟彤往后退去,大家在一起早已形成了默契,听到常平提醒立即后退。

    “哄!”一声巨响,汽车爆出了火光,所有人瞬间被爆炸的气浪掀飞。

    常平落地之后立即爬了起来,佟彤和刘远亮被他护在了身后并没有受伤。他又看向了其他人,几个女人被炸得灰头土脸,一个个摇头晃脑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安娜的俏脸被划出了伤口,李超男胳膊受了伤,丫丫因为和兰度君在一起也没受伤,安安和扎西措姆只是头发乱了。

    “嗖嗖嗖!”众人刚站到一起,从路两边的草丛里蹿出了七八个人,每一个人都穿着草绿色的衣服,蒙着脸背着刀,一个个看起来像是忍者神龟。

    安安拨拉着自己的头发瞪着出现的八个人问道:“人是你们杀的?车也是你们炸的?”

    站在最前面的人目光阴冷地看着众人挥了下手,他身后的人拔出刀冲向了常平等人。

    “忍者?大家小心!”常平灵识散开落在了忍者的身上,这些王八蛋怎么知道自己会走这条路?难道是宋永鹏出卖了自己?应该不会!要么就是丫丫和刘远亮身上被装了跟踪装置,可是他俩没必要这么做啊!他妈的,抓住领头的问问。

    灵识之中一个忍者出现在了常平的面前,挥刀砍向了他的脖子。常平迈右脚侧身伸手抓住了忍者的脖子,手指和手臂用力提起忍者摔在了地上,“咔吧”,忍者的脖子发出了响声,等常平松手他已经失去了呼吸。

    兰度君闪身到了李超男的面前,一脚踹了出去,“啪”,一个忍者从空气中闪现出来,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落在地上变成了尸体。

    安安感觉头顶有刀风而下,快速地侧身,右勾拳打向了身前。“嘭”,忍者现出了身影,趔趔趄趄地后退几步倒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了鲜血,这一拳震碎了忍者的头骨。

    扎西措姆往前跨了一步,转身左脚踢向了右后方,“啪”,忍者飞起落在了地上停顿一下又消失在空气中。

    常平从安娜和丫丫的中间穿过两只拳头直直的捣了出去,“噗”,两

章节目录

心理真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宫寒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宫寒璘并收藏心理真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