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呵呵呵!秦公子果然是一点就透,毕竟老爹手里可没有那么多银子啊!要是户部拨款,呵呵呵!那老爹自然不管那么多了,有战马就收回来好了。”

    杜雨晖给秦熺竖起大拇指说道:“明白了明白了哈哈哈!那如果户部一直不给银子,将来群牧司的战马都送到前线了怎么办啊?”

    秦熺笑呵呵的问道:是的现在群牧司是香饽饽,秦熺这么一问杜雨晖大致就明白他的意思了随后说道:“老爹说过这件事,要是没有战马了,那就没有好了,反正战马是提供给军队的,又不是老爹自己的,但是老爹还是这群牧司的老大啊!除非户部一直没有银子,只要户部或者说将来陛下要重新经营群牧司了,那还是老爹说了算啊!”

    杜雨晖的意思很明确了,你们如果看上了这块肥肉也不要紧,先把老爹弄下去啊!否则……“说的也是,这本来就不是爵爷要操心的事情,毕竟爵爷只要把战马给饲养好了就成吗!”

    秦熺说道:“对啊!不过大哥还问过老爹一个问题,就是如果群牧司没有战马了,或者说老爹跟之前的群牧司一样,三年换一届的话,而明年户部故意不给老爹银子,等老爹下去了,户部在说有银子了,在购买战马的话呵呵呵!秦公子猜猜老爹怎么说?”

    杜雨晖笑呵呵的问道:“爵爷怎么说?”

    大家都是聪明人,秦熺一听马上问道:“老爹说了,还有两年时间,而这两年只要让爵爷府缓过来了,到时候如果不分老爹足够的好处,那爵爷府就玩命的从外面收购便宜的战马回来,到时候把战马的价格压在纹银100两甚至是50两以内,反正价格战已经跟那些老不死的家打了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么大家一起赚钱,要么就谁也别赚钱了!呵呵呵!”

    杜雨晖说道:“不会吧,爵爷是打算断跟群牧司合作的所有庄子的活路吗?”

    秦熺问道:“呵呵呵!如果户部不给银子购买战马,那这两年……呵呵呵!是户部先断那些庄子的财路吧!算了这些事现在也掰扯不清楚,等以后真的出现了什么事情再说吧!来本公子以茶代酒敬秦公子一杯!”

    杜雨晖说道:是的,杜雨晖知道老爹的群牧司面临着什么难题,同时他也知道现在给了秦熺他们不少好处了,如果他们不想把事情闹的更僵的话,那么大家都有的赚,是的爵爷府赚钱的地方就在自己家也有不少战马,如果秦熺他们牵头,解决了户部方面的资金问题,而他们的小马驹要是以纹银250两一匹卖给群牧司的话,那么老爹也可以说自己从外面找到了货源啊!毕竟他是群牧司老大,这点主动权要是都没有的话,呵呵呵了就!如果其他人想来查什么,那么老爹也可以说要去其他部门查他们啊!所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说要到群牧司查账也是这个原因,当然了最主要的,大宋不重视官员贪污这个问题,抓住了也不能咋地,所以也没有人在这里做文章,况且老爹还真就没有贪污,换句话说也就没有人愿意引火烧身了!除非他们有了确切的证据,否则一动不如一静了就!“没有没有,我已经把银子都用了,别说是20万两了,就是一两也没有了!”

    自家四叔的声音突然喝道:“没有?

    你骗谁呢?

    昨天晚上狗子给你的银票,你到现在也没有出去,跟我们在一起帮忙不是吗!你骗谁啊!先拿出来帮大君应应急,等我们父子高中举人只后,老四你放心,我们会连本带利还给你们的!”

    二叔的声音道:“那边怎么了?”

    秦熺一干人等都抬头往声音来源方向看去,杜雨晖早就发现二叔拦着四叔在交涉什么,只不过四叔的后背正好挡着两人,所以杜雨晖看不到他们的嘴,所以也不知道他们说什么,结果四叔突然很大声的说,就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唉,是杜公子他二哥欠银子的事情,薛清风要钱也是天经地义之事!”

    杰杰巴特鲁突然过来了说道:“哦……味道不错各位尝尝!”

    杜雨晖仅仅应和了一声直接上手拿起一块大骨头啃了起来又说道:“哎呀,老四啊!今天是你大侄女的好日子,你手里要是有银子,就帮帮大君好了!”

    祖母也过去说道:“娘啊,我的银子真的已经用光了,就算我想帮忙也没有钱了啊!”

    自家四叔说道:“娘,你不要听他的,他到现在都没有出门,就是想花钱都没有地方花去!”

    二叔说道:“大嫂、老二老四,你们要是有话要说,就到后宅去说,别在前面丢人现眼!”

    二叔公过去说道:“二叔这没你的事,你又没有银子借给大君,现在老四手里有银子,先借给大君应应急不行吗!怎么让你们帮个忙就这么难呢!”

    二叔说道:“二哥,我不是不帮你,是手里的确没有银子,你让我拿什么帮?”

    自家四叔说道:“行了都少说两句吧!要想吵到后面去说,外人没来找事,你们自己吵什么?”

    老爹过来说道:“大哥来的正好,那个大君刚刚打麻将输了20万两银子,要不然大哥先帮忙垫上,以后我们父子会还的!”

    二叔一看老爹还有祖父也过来了马上说道:“垫上?

    我倒是也想帮忙垫上的,可是现在我手里也没有多余的银子啊!”

    老爹说道:“大哥,你这就不对了吧!狗子可是赢回来900万两银子呢!900万两啊!老四没出去这银子都花了就算我信了,可是这900万两银子……咱们家人都没出去,怎么花的啊!”

    二叔一听马上说道:“大哥,你就帮帮忙吧!我以后再也不让大君打麻将了!”

    二婶也跟着说道:“我没有出府就不能花银子了吗!900万两银子,500万两让莫管家拿走了,剩下的400万两我让狗儿还给孙家了,这两件事都是狗儿办的,要是不信你们去问他好了!”

    老爹冷着脸说道:“大哥,你这就没意思了吧!狗子不是也没有出府吗!难不成是他们来我们府上取的吗?”

    二叔问道:“二叔,这一次你还真说对了,并且我可是有证人的,要是你们不信,可以问问秦公子,奥干脆就直接问二哥的债主薛清风好了,他们来的时候,可是看的真真的,我可是刚刚送走莫管家,秦公子、秦掌柜薛清风你们说是不是啊!”

    杜雨晖拎着骨头一边啃一边走了过去然后说道:是的现在杜雨晖都明白了,就是昨天自己给了四叔20万两银子,二叔没有占到一文钱便宜,这就不行了,他们就开始想办法了,二哥输了之后先是跟自己借钱,没有借到后二叔去找四叔,然后等老爹出面了,今天这么多人的场面,要是老爹不想丢面子,估计也要把这20万两先跟垫上了,而到了二叔父子手里的银子,呵呵呵!还能要回来吗!只不过好在,杜雨晖前面是要算计秦熺他们,是要让秦熺知道自己家为了他,得罪了不少大债主呢!结果可好,把二叔的计划给打乱了先!“嗯?

    有这事?”

    二叔一听都愣了马上说道:是的今天他好歹也是爵爷府的二老爷,他不可能到府门外去迎接客人,他要在内府装大个呢!况且爵爷府里面的下人,也都是杜雨晖的兄弟姐妹,谁没事去跟他们嚼舌根啊!“薛清风你别装死,还有……”杜雨晖一看秦熺他们都不吱声了马上就点名了道:“咳咳咳!那个杜公子所言极是,我们进府之时,刚好遇到有人来府上取银子,咳咳咳!”

    秦熺先说道:他不傻,杜雨晖二次点名,他要是还无动于衷,呵呵呵!那这“友谊”的小船,以杜雨晖的性格估计就要翻了!“嗯!我们虽然看到了,但是第二笔银子我们虽然知道,但是没有看到是吧杜大人!”

    秦掌柜说道:废话,他们就看到莫管家来拿银子了,但是后面那事他们的确就是听杜雨晖跟下人说而已!“只要证明你们知道就成了,况且这事本公子也没有必要欺骗你们这些无关的闲杂人等吧!另外秦掌柜你不够意思,你新店开业,本公子受伤都去给你捧场不说,当时你要被愤怒的老百姓围殴的时候,可是本公子带人保护你从后门走的啊!现在你居然这么说,行这事本公子记下了!”

    杜雨晖看了一眼秦掌柜后说道:“哎呀杜大人啊!本掌柜就是实话实说而已,要是有冒犯杜大人的地方,还请杜大人海涵,不要跟本掌柜一般见识,奥对了,今个本掌柜可没有空手来啊!礼金就上了800两呢!”

    秦掌柜一

章节目录

南宋游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指点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指点江山并收藏南宋游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