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时候,有些方面,李承乾也想同李恪相争,但有些东西却是他争不来,更争不过的,比如今日之事便是如此。

    李世民晨练射术,感觉却不尽如人意,便想着寻一人随他同练,李恪射术极佳,师承秦叔宝,又有席君买、薛仁贵这两个旷世武将每日陪练,李恪的射术不止是在宗室子弟中,就是在禁军诸将里面也是极靠前的,李世民要他来陪练也在情理之中。

    李恪留在宫中陪着李世民练箭,而李承乾则独自出了甘露殿,回了东宫。

    “太子回来了,方才在宫中父皇可有说什么重话?”东宫光天殿中,太子妃苏潇看着李承乾回宫,连忙迎上前去,问候道。

    李承乾显然还是余怨未消,李承乾脱下外袍,甩给了太子妃苏潇,道:“父皇倒是还好,只是三郎太善钻营取巧,讨好父皇,实在可恨。”

    苏潇把李承乾的外袍简单叠了叠,递到了一旁婢女的手中,摆了摆手,示意婢女退下,而后对李承乾道:“太子宽心便是,无论楚王如何折腾,太子还是嫡长子,东宫之位还是太子的,旁人夺不去。只是太子日后自己小心些便是,莫要叫人抓住了把柄。”

    李承乾眉头微皱,问道:“你这是何意?”

    苏潇道:“太子居于东宫,乃大唐储君,朝野上下不知多少双眼睛正在盯着太子,太子还需修身养德,平康坊那些地方还是少去为好。”

    李承乾闻言,顿时面色不悦了,李承乾道:“怎么?父皇教我做事,你也要教我做事吗,那些地方李恪去的,天下人去的,为何就我去不得?”

    苏潇见李承乾动怒,忙解释道:“太子国储之重,天下景望,岂是楚王和旁人能比得的。”

    苏潇的话并未叫李承乾好受上多少,李承乾一挥衣袖,道:“本宫的事情何须你们替我做主,难不成就因为本宫去了青楼,太子之位便保不住了?”

    苏潇道:“我并非此意,只是太子身为国储,自当谨言慎行,自持自律。太子昨夜在青楼和楚王相争,今日不过半日的功夫就已经闹得长安城人尽皆知,其中非议太子之人不少,长此下去恐于太子声望不利。就连方才阿爹还专门遣了人来,要我好生劝慰太子,日后莫要如此了。”

    对于太子妃苏潇的话,李承乾原本心中已经有些怒火暗烧,但当李承乾听到苏潇提及其父的时候,李承乾又把心里的怒火强行压了下去。

    苏潇之父苏亶虽然官只至秘书丞,但他在朝中的人脉和声望却不弱。

    苏亶出自武功苏氏,乃陇右名列于前的世家门阀。苏亶祖父名唤苏威,乃前隋宰相,与高颎、虞庆则、杨雄并列为前隋四贵,在长安官场盘根错节,故旧无数,颇有些底蕴。

    苏潇家世如此,纵是太子李承乾也不愿随意开罪,故而听得苏潇之言,李承乾又压下了火气。

    李承乾问道:“旁人如此非议我,那李恪呢,他总不能置身之外吧。”

    苏潇如实回道:“倒是并无谈论楚王的,大多是在非议太子。”

    李承乾闻言,刚刚压下去的怒火又自心底翻腾而起,李承乾道:“本宫是和李恪相争,何以朝野非议都是于本宫不利,反倒对李恪偏生宽容,不闻不问。”

    其实此事说起来倒也不怪李承乾生怒,李恪和李承乾一同逛的青楼,一同为一个女子出手相争,为何朝野内外的百官和百姓偏偏能对李恪如此包容,对他不闻不问,只盯着李承乾不放。

    李恪如此,便是年少风流,一时佳话,李承乾如此便是自甘堕落,不知节制,这换了谁都会不悦。

    苏潇想了想,道:“想来是因为楚王向来如此,一直都是青楼中的常客,人尽皆知,故而如此,而太子身为储君,不比楚王只是亲王那般恣意,故而对太子的非议自然也多了些。”

    李承乾双拳紧握,恨恨道:“这些匹夫,将来莫要落在本宫的手里,否则本宫必不轻饶。”

    ————————————————

    李恪在宫中又待了一个多时辰,待近午时的时候才自宫中出来,李恪出宫后并未先回王府,而是悄悄地直奔撷玉楼而去。

    到了撷玉楼后,李恪也并未走正院,自大堂过路,而是悄悄地绕到了后门,径直进了内院。

    “殿下不敢自正门进来,偏生从后门绕道,难不成是怕府中的那位王妃知晓不成?”萧月仙看着李恪悄悄摸摸地进了内院,对李恪笑道。

    李恪道:“昨晚的事情外面传的厉害,眼下已是人尽皆知,方才本王才自宫中出来,也被父皇教训了一顿,今日本王行事还是小心些的好。”

    萧月仙问道:“陛下可曾为难殿下?”

    李恪摇了摇头道:“这倒不曾,不过提点两句而已,本王是平康坊的常客了,父皇怎会不知。”

    李恪说着,又对萧月仙问道:“倒是你,今日怎的突然要见我,还专程命人在宫外候着带话?”

    萧月仙道:“昨夜之事已经初有成效,太子在长安城的风评已经差了不少,眼下正是该趁热打铁的时候了。”

    李恪点了点头,问道:“你是何想法?”

    萧月仙道:“我今日刚自旁处寻了几个色艺绝佳的女子,也最会伺候人,我欲用他们来换了秦昶,安插在太子身边,甚至送进东宫,殿下以为如何?”

    李恪闻言,想了想,不解地反问道:“秦昶就很好,为何还要换人?”

    萧月仙回道:“秦昶虽然生的美,但毕竟还是一男子,不得久侍太子身边,长此下去终究不是办法,还是换上女子的好。”

    李恪摇了摇头道:“不妥,太子不是常人,寻常美人怎能叫他着迷,本王之所以推秦昶出来,并非尽因秦昶姿容秀美,是个难得的美人,而就是因为他是男子,男生女相。你若是换了女子,最多不过提起太子几日的兴趣,日子稍久,太子的兴趣也就淡了。”

    李恪的话传入萧月仙的耳中,萧月仙的脸上露出了满满的讶色,问道:“殿下是以为哪怕太子明知秦昶是男子,也不会作罢吗?”

    萧月仙原本是以为李恪欲借秦昶污蔑李承乾在青楼蓄养男宠,借此打击李承乾的声望,可听李恪的话,竟不止于此?

    李恪笑道:“仙儿似乎颇为讶异?”

    萧月仙回道:“我本只当殿下只是在给太子设套,可谁曾想殿下竟欲如此拿太子,难不成太子真是喜好男风不成?”

    李恪笑了笑道:“是与不是,仙儿一试便知。”

章节目录

庶子夺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江谨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谨言并收藏庶子夺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