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竹石城,天上地下所有还在观战的人全都惊住了,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原本石灵玉已经岌岌可危,但转眼之间,随着她手上那个巨大的火球爆发出来,整个战局,一下子就被扭转。

    有些人到现在还不清楚那个恐怖的火球是怎么回事,而部分有眼力的人,却能看出刚刚爆发出来的那个堪比烈日的恐怖火球,绝对是九品的阵符,而那个阵符,貌似就是刚才在天空之中观战的一个修士丢给石灵玉的。

    天啊,那可是九品阵符!

    居然没想到今日在竹石城能看到!

    那些修士的惊讶,完全不亚于普通人看到核武器在自己面前爆开一样。

    那地面之上,随着突然出现的热力一下子消散,温度迅速恢复,在几秒钟之前还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无数人,一下子就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特别是城主府内,无数人一下子就朝着天上飞了过来。

    城里稍微有些骚动,不过却没有大乱。

    而在天空之中,王无垠那张黑脸上的“苍白之色”还未褪去,整个人的气息还在”翻涌“,石灵玉已经朝着他飞了过来。

    “多谢仙师搭救之恩,韦家上下没齿难忘……”石灵玉说着,直接在天空之中给王无垠行了一个修士之礼,“仙师若不嫌弃,请到堡内一坐!”

    那些围观的修士不少人朝着这里飞了过来,韦家的人也一大片的朝着这里飞过来,看现在的情况,自己若丢下一个九品阵符就一声不吭就走了,恐怕反而会显得太怪异,惹人注目。

    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王无垠稍微一思量,就点了点头,“好吧,还请夫人为我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我刚刚和那人拼了一记,气血有些翻涌,还需要静养一会儿……”

    石灵玉点了点头,招呼过一个飞来的披麻戴孝的年轻公子,“子画,先带这位仙师到玉竹园休息,你亲自负责……”

    “是……”那个叫子画的年轻人点了点头,对着王无垠再次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仙师请跟我来……”

    王无垠看那个子画的面容,倒与之前在灵堂上看到的韦青竹的面容有两分相似,而且人也看起来很沉稳,在所有韦家子弟中看起来年龄也最大,修为应该到了元婴境,这个人,应该就是韦青竹的长子。

    王无垠不再多说话,随着那个叫子画的人就重新朝着城主府飞去。

    王无垠刚刚飞到城主府,耳边就听到了石灵玉那响彻在整个竹石城中上空的声音。

    “诸位竹石城的居民,各位同道朋友,我韦家和竹石城刚刚遭遇不幸,青竹尸骨未寒,就有往日仇敌寒鸦双怪打上门,想要霸占竹石城,侵占我韦家基业,奴役城中百姓,刚刚幸亏有朋友前来祭奠青竹,适逢其会,关键时刻送我顶级的九品阵符将寒鸦双怪击杀,城中居民莫要慌乱,危机已过,我韦家得道多助,就算青竹不在,但这竹石城基业,也无人能从我韦家夺走!”

    “……竹石城遭遇大难,但以后一定还能恢复过来,变得更好,城中一切照旧,城中居民无须担心,有我韦家在这里一日,这竹石城就不容宵小肆虐。今日在这里,我想当着所有人的面警告那些想打竹石城主意的人,想要动我韦家和竹石城基业的,先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不怕死的,尽管来,我石灵玉就在这里等着!”

    这个女人厉害!

    王无垠转头看了一眼,那石灵玉还在空中,慷慨陈词,就像在发安民告示一样。

    刚刚那些话,石灵玉没有半句虚言,但是这话听在绝大多数那些不明真相之人的眼中,却都会以为王无垠是韦家的朋友,而且不是一般的朋友,所以才拿出珍贵的九品阵符,出手帮韦家化解了今天的这场危机。

    要是王无垠不是韦家的朋友,恐怕也不会来祭奠韦青竹,更不会把那种珍贵无比的九品阵符给拿出来,要说王无垠只是适逢其会就为韦家丢出一张九品阵符,估计都没有会相信。

    能随随便便就能拿得出九品阵符轰杀寒鸦双怪的人,岂是一般的天道家族和修士能惹得起的?这样的人,说不定有什么强悍无敌的背景,要不然也不会有九品的阵符!

    无形之中,身份神秘的王无垠,一下子就成了站在韦家身后的那张虎皮,特别是不少人看到韦家的大公子把王无垠亲自迎到了韦家的城堡之中,更是一下子坚定了这种想法。

    这是石灵玉的权谋之术,王无垠也不在意,那个女人这么一说,反而更容易让他隐藏自己真实的身份,不会让人瞎想,他现在这大风真人的身份就是大风刮来的,随便让人去猜好了。

    ……

    韦家的大公子亲自把王无垠带到了城主府的后院的一处种满玉竹的幽静院子的阁楼内,以最高规格来接待,一直到王无垠表示想调息静养片刻,韦家的大公子才小心翼翼的告退离开。

    王无垠在阁楼之中闭目调息,一直等到外面华灯初上,天色彻底黑了下来,阁楼之外,才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石灵玉的声音也出现在门外,传到屋内。

    “先生现在可方便,灵玉为先生送来晚膳,能进来么?”

    王无垠睁开眼睛,哪怕是隔着重重门墙,他还是看到石灵玉站在阁楼之外,身边带着几个美貌侍女,那几个侍女的手上端着食盘,里面都是一些酒食。

    而不知不觉,王无垠就从石灵玉口中的仙师变成了先生,关系似乎又不知不觉拉近了一点。

    修为到了这个地步,东西吃不吃已经无所谓,所以所谓的晚膳,也不过是石灵玉前来探望的一个借口,至少不那么尴尬。

    “进来吧……”王无垠的声音传出,那石灵玉才推开阁楼的门,带着身后的那些侍女走了进来。

    王无垠也从静坐调息的房间里出来,在阁楼的客厅之中见到了石灵玉。

    石灵玉还是一身未亡人的黑裙,但气色比白天的时候要好了一些,还打扮过,脸上有着精细的淡妆,描过眉,嘴唇涂了一层不算艳丽的红色,看起来落落大方,风韵款款,身上还涂抹了一点淡淡的香水,体香袭人,和白天看到的时候有些微不同,犹如一个明艳少妇,让人眼前一亮。

    和石灵玉一起进来的那几个美貌侍女,在桌上放下摆放好酒食之类的东西,石灵玉挥挥手,那些侍女一个个一言不发,就低着头弯腰退了出去,还随手关上了阁楼的门户。

    “灵玉给先生送来一点晚膳,也不知到底合不合先生胃口,竹石城乃粗野之地,希望先生不要嫌弃……”石灵玉看着王无垠,微微一笑。

    虽然石灵玉的修为也到了驻世境,王无垠此刻看起来只有凝法境,但石灵玉在王无垠面前,姿态却很低,半点也看不出白天那种威严果断的主母气质。

    相比起其他人,她更知道王无垠给她的那枚阵符的分量,更明白王无垠的分量。

    王无垠和她与韦家素不相识,今日纯粹是仗义出手,救她和韦家于水火即倒。

    一个人凭着一口胸中义气,打抱不平,就能丢出一张九品阵符相助,这样的人的背景实力,才是真正难以想象的,石灵玉很清楚,王无垠的背景,远远比她想要传递给外界认为的那种印象更强大。

    “夫人客气了,请坐……”

    两个人就在桌边坐下。

    石灵玉端起酒壶,主动倒了两杯酒,然后自己端起一杯来,站了起来,对着王无垠,“这杯酒,我敬先生,今日若无先生,韦家和我,此刻境遇恐怕难以想象,先生大恩,犹如再造,非一杯酒能报之,此酒,只代表我心意……”

章节目录

无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醉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虎并收藏无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