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到五十平米的地块上,多达二十来个狮族战俘挤挤挨挨,或坐或躺。谁也不是傻瓜,所有人都看出那两名同伴的意图。不是每个人都赞成他们的做法。有人担忧,觉得这样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有人对此持冷漠态度,不想惹事上身,也就不理不问。还有人跃跃欲试,那是因为同样被漂亮的龙族女行巫者所吸引,他们想要加入,甚至已经在脑子里幻想着刺激的蹂躏环节。

    悄悄走到距离只有五米左右的位置,左边的狮族男人朝着女行巫者猛扑过去。做出踩地蹬腿前冲动作的同时,他忽然感到一只强劲有力的手从后面扣住自己肩膀,硬生生地扼住了冲势。一股强烈暴怒随即从心底爆发出来,他下意识偏过头,朝身后望去,想知道究竟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阻拦自己,却看到一个体积不断变大的拳头出现在眼前,狠狠砸中双眼正中的鼻梁,伴随着骨头断裂清晰的“咔嚓”声,他眼前一黑,整个面部彻底麻木,踉跄着接连后退,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永志每次只能顾及一个目标。他转身调整姿势打算扑向另一个人,却看见那名女行巫者的头发已被抓住,来自右边的袭击者狞笑着用左手环住她的腰,右手拉扯着头发,将那张漂亮光洁的脸蛋强行拽到嘴边,带着说不出的狂放与兴奋,重重亲了一下。

    突然,得意和满足的表情在他脸上凝固。两只手从女行巫者的腰部和头发上不由自主松开。他接连后退,不可置信地低头往下看————已经卸去盔甲的腹部插着一把匕首,直至没柄。

    脱困的女行巫者转过身,她清丽的脸上无比狰狞,迅速从身上的挎包里掏出一把剪子。

    按照摄政王的命令,所有龙族人都要接受军事训练,区别在于训练强度、科目、时间不同。普通平民农闲时期受训,行巫者根据各自工作不同,受训科目也会有所变化。像她这样的初级行巫者因为要跟随军队救治伤者,日常训练偏重于射击与格斗,尤其是后者。

    针对身体从后反被束缚的情况,只要强忍疼痛,拔出匕首反向刺入,就能彻底扭转局面。

    “你这该死的混蛋!”暴怒中的女人非常可怕,她一脚揣在对方膝盖上,迫使已经重伤的狮族俘虏惨叫着摔倒在地。紧接着扑过去,对准那双充满恐惧的眼睛,狠狠扎下紧握在手的剪刀。

    鲜血四溅,带着强大惯性的剪刀穿透颅骨,没入脑髓。

    见状,永志转身走到之前被自己打倒的那人面前,抓住肩膀将他从地上拽起来,狠狠一击右勾拳砸中对方腹部,那人疼得整张脸上全是扭曲的表情,身体也被迫蜷缩。

    “你……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他脸色惨白,在痛苦中疯狂叫骂:“别忘了你是狮族人。你……为什么要帮着这个龙族的女(1)表子?”

    “你们会把所有人都害死。”永志重重一记耳光,把那人半边脸当场扇得肿胀起来:“龙族人不会放过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会因为你们愚蠢的行为被连坐受罚。”

    “不,他们……什么也不知道。”那人含糊不清地叫嚷着:“反正我们已经败了,不如趁着变成奴隶之前最后快乐一次。我们有很多人,就算把这个女人生吞活剥,外面的卫兵也根本不知道。你……你这个该死的叛徒,我……我要宰了你!”

    他随即偏过头,发疯般朝着其他战俘拼命尖叫:“你们干嘛都站在那边不动?快过来帮帮我。他已经背叛了狮族,他背弃了伟大的狮神。快抓住他,还有那个女人。谁先动手谁就第一个上,这是我们享受快乐的最后机会!”

    “你永远没有这样的机会!”

    一个近在咫尺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叫嚣,来自头部侧面冰冷且坚硬的触感是如此明显。那人本能地侧转身子,顺着触感来源的方向,看到了一张威严的面孔,还有握在对方手里,正指着自己头部的枪。

    永志呆住了,下意识喊了一声:“城主大人……”

    震耳欲聋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大口径手枪发射的子弹穿透目标颅骨,将整个脑袋如熟透西瓜般炸得稀烂。黏白色的脑浆与鲜红血水四散喷溅,成为了最好的心理镇压药剂,让那些跃跃欲试的狮族战俘彻底熄灭了心中最后一丝狂妄火焰。

    站在眼前的是前碎金城主师勇。

    随着时间流逝,他比以前显得更加沉稳。肤色偏于苍白,额头附近可以看到隐现的青色血管。皮肤虽然粗糙,却并不因此褪去贵族应有的气质。他长出一身遒劲的肌肉,双拳如铁锤般有力。唯一的缺点就是发际线严重后退,过早的谢顶与年龄不符,干脆直接将头发剃光,还越发显得精神。

    “你们都在干什么?”师勇身穿龙族制式军服,左臂上的护甲徽章表明他现在身份是“千人首”。拉开手枪枪膛,填入一颗子弹,师勇用凶狠目光扫过在场所有的狮族战俘:“用这种卑鄙的法子对付一个女人,你们还算得上是战士吗?”

    对面,一个被几名俘虏围坐在中间的狮族军官站起来,皱着眉头,仔细打量着师勇,不太确定地问:“你是碎金城以前的城主?”

    师勇冷厉的目光略微变得缓和:“你认识我?”

    军官点点头:“我以前是陛下身边的禁军。七年前,你在咆哮城参加大朝会,那时候我见过你。”

    师勇严肃地问:“你想对我说什么?”

    军官的态度很认真:“首先我想说的是,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我们战败了,大统领死了。龙族人无论兵力还是武器都占上风,我们根本没法比。按照惯例,战败者都要成为奴隶。这是神灵的旨意,谁也无法违背。”

    “可是你没有资格指责我们,包括那些已经死去的人。”军官话锋一变,他指着横躺在脚下的两具尸体,情绪显得有些激动:“我们是在为自己的族群而战。龙族……他们是敌人!”

    “所以你觉得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一个女人?”师勇冷冷地盯着他。

    “为什么不呢?”军官眼里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挑衅:“我们即将成为龙族人的奴隶,每天都要过着最悲惨的生活。没有衣服,食物也很少,就算能活下去也谈不上什么未来。反正早晚都是死,还不如趁着现在……”

    “这些事情是谁告诉你的?”师勇毫不客气打断了军官的话。

    军官被他超过自己音量的质问镇住了,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回答:“所有战败的人都要成为奴隶,这是规矩。”

    “这是以前的规矩,但现在不一样了。”师勇神情冷峻:“龙族可不是过去的牛族,在摄政王殿下统治的领地,就算是谋反叛乱的人都不会成为奴隶。”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战俘纷纷动容。

    “我没听错吧?我们……不会成为奴隶?”

    “那个人好像是碎金城以前的城主,他被牛族人抓住……是的,那时候还是牛族,不是现在的龙族。”

    “别说话,听听他后面怎么说。”

    军官脸上同样露出惊讶,不由得问:“这是真的?”

    师勇傲然地看了他一眼:“在摄政王殿下的统治下,只有南方白人才会成为奴隶。”

    军官用力咽了一下喉咙,颇为期待地问:“那我们……”

    “你们要先服三年的劳役,所有战俘都这样,不分族群。”师勇的音量比之前更高了,非常洪亮:“公民、流民、罪民、奴隶,这是摄政王殿下划分的等级身份。只要老老实实干上三年,表现好了就能成为流民。到时候你们能拥有龙族族籍,与真正的龙族人区别仅在于配给品的数量略少一些,但种类上不会区别太大。能吃饱,干活还能得到报酬,有自己的房子,还有土地。”

    周围惊讶的声音更多了,议论也越来越密集。美好生活人人都会向往,本以为前途一片黑暗,却没想到有可能比之前自由的时候过得更好。

    “等等!”狮族军官的思维比较慎密,他敏锐抓住师勇话里一个关键的词,小心翼翼地问:“报酬?这指的是什么?钱?还是粮食?”

    “包括衣服、酒、盐巴和糖。”师勇大声回答:“摄政王殿下可不是你们想象中那种吝啬的人。你们刚打完仗,应该明白龙族战士的武器装备有多么优秀。”

    他用力拍了拍胸前的铠甲:“瞧瞧这个,这种品质的铠甲只有狮王禁军才有资格配备,可龙族这边是装备到每一个普通士兵。再说说军粮,平时吃的是什么你们自己最清楚。别的我就不提了,就说今天的早餐吧!你们凭良心说,味道怎么样?”

    包括军官在内,所有狮族俘虏哑口无言。

    肉汤、面饼、咸菜……品种虽然单一,却分量十足,所有人都能吃饱。

    “如果你所说报酬指的是这个,那么

章节目录

宿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宿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