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内部杜绝外界的白雾,是无可奈何的终极策略,相当于舍身炸碉堡和堵枪口一样。

    但深究起来,苏明的现状比这些催人泪下的事迹要好许多,就算真的出不去了,也不意味着在这个世界活不下去。

    如果要消灭外界的白雾,他需要借助瘟疫教和梦境教的力量,才能对希望教的人赶尽杀绝,如果能成功,那外界的白雾自然消散,也不会有人再进来,但同时,他们也出不去了。

    这是苏明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如果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会努力这么做。

    但他现在还不想这么快放弃,他觉得应该还有其他可能性没有被发掘出来,或许外面还会继续派援军进来,等进来的人一多,大家在一起,可能会想出新的好办法。

    当他们在异世界被困的时候,外界白雾的危害一定在继续扩大,而调查局绝不会放任白雾继续蔓延,等到那时,七局应该也会有所动作。

    如不出意外,负责处理白雾的,会是张天晓和部长中的任意一位。

    如果是部长,她会怎么做?

    提前判断出部长的策略是有好处的,就像上次黑门那样,双方不交流,却互相采取相同的正确策略,在绝境中能燃起希望。

    必须换位思考,部长此刻在外面,会想什么?

    苏明慢慢理清脑中的思绪,开始着手梳理希尔薇可能做出的选择。

    第一种情况,在他们进来之后,白雾的扩散丝毫没有减小,反而在继续增大。

    在这种情况下,调查局应该会派遣更多的人进来,而进来的这些人,很可能会被希望教的教徒接待,就像苏明进来时那样。

    如果支援的频率较高,那么专员们很可能会互相遇到,但他们没有爱丽丝,将会受到噩梦的影响,不知道能不能支撑下去。

    如果是部长要派人,那她会派谁?又会下达怎样的命令?

    她会派队长来吗?特攻部除了自己和队长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靠谱的战斗人员了。

    另外,自己进白雾前,和部长做过约定,进来后要用伊莎贝拉交流情报,他这么久没有联系部长,部长应该也知道异世界不能使用伊莎贝拉,那么……黑门中能用,但这里却不能用,差别在哪里?

    仔细想想,其实黑门中的世界,像是互相独立,但被包括在现实世界中的世界,就像箱子中的箱子。

    而这里的异世界,则仿佛完全区别于外界的世界,就像两个独立的箱子。

    记得系统中,也出现过关于位面的概念,按照传统理解大胆猜测,黑门应该是一个位面中的独立小空间,而白雾世界,则是区别于现实位面的另一个陌生位面。

    伊莎贝拉之所以会失效,很可能是因为她的作用范围只能是单个位面,她不能跨位面被召唤。

    而决定伊莎贝拉使用权限的是那卷羊皮卷,如果将那卷羊皮卷带到这个世界来,那伊莎贝拉能不能被使用呢?

    如果这个猜想是正确的话,那带着羊皮卷进来的人,就能和自己快速取得联系。

    部长她……会想到这一点吗?

    饭后,安西丽尔离开了。

    苏明尝试着轻声叫了一声。

    “伊莎贝拉?”

    没有反应。

    ————————

    白雾弥漫,两个身影从白雾中显现,早早在一旁等待的希望信徒,看到有人从白雾中走出,心情激动起来。

    又召唤成功了!又有人从外面来了,这样一来,希望教会更加壮大吧!

    他先是在一旁观察对方,这两个刚刚出现的人,一男一女,红头发的女人脸上带着微笑,表情轻松愉快,仿佛是来旅游的。

    而她旁边那个背着一把剑的男人,则没有表情,非常严肃认真,手里还提着一个巨大的箱子,身上带着一种别样的气质……嗯,就像过去奴隶主手下的农奴的气质。

    草丛外,一男一女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红发女人停下脚步,往他隐藏的方向看来。

    是被发现了吗?

    自己可一动都没动,怎么可能被发现呢?

    他继续保持安静,全当对方只是随意往这边瞥了一眼,但是……那女人笑了,她对他笑了。

    信徒再也忍不住,大着胆子走了出去。

    “两位外乡人,我……我没有恶意,我叫苏达尔,受到了神的指引来这里迎接你们。”苏达尔恭敬地低下头,不时侧着脸偷偷瞄对方的表情。

    “嚯~~真好啊,还有人迎接。我叫希尔薇,很高兴认识你,苏达尔。”希尔薇脸上浮现友好的微笑,顺便把自己身边的江益川也介绍了一下,“他叫江益川,我的手下。”

    苏达尔松了口气,心里的大石头方凌下来,心情有些开心,看来他遇到了两个好说话的外乡人。

    这两位似乎很容易相信陌生人,他们之后遭到梦境之神的攻击后,一定会毫不犹豫加入希望神教吧。

    “你们好,那我现在……”

    “现在要带我们去你们住的地方了吧?呵呵,我正需要一位向导的指引,你出现得真及时,就麻烦你带路了……哦对了,还有这个,你见过照片上的三个人吗?”希尔薇从口袋里拿出三张照片,递给对方。

    苏达尔接过希尔薇递过来的照片,一张照片上是一个少年,另一张照片上是一个很漂亮的金发女子,最后一张照片,是一个大概六七岁模样的小女孩。

    “我没有见过,但我之后可以帮你们找人问问。”

    “谢谢,那请带路吧,先去你们的村庄。”

    ……

    半小时后,苏达尔带着两位异乡人,来到了他所居住的村庄,大祭司和其他信徒迎接了他们,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大祭司开始向他们讲述可怕的瘟疫之神和梦境之神。

    第一次的讲述,其实往往不能起到很好的效果,毕竟这些外乡人刚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不可能相信随便一个人的片面之词,但很快,只要过了今晚,这两人遭到梦境之神的袭击后,就会相信所谓的神明是存在的。

    之后,不需要几天,他们就会为了摆脱噩梦加入希望教,成为希望之神忠实的信徒。

    本来,苏达尔觉得应该是这样的,但情况似乎有些不一样。

    “刚才的话,可以再重复一遍吗?那个瘟疫之神手下的上位信徒,是瘟疫使者,还有?”江益川面无表情地问道。

    “**者。**者的身躯很庞大,即使用火焰也很难烧死,而瘟疫使者能在极远的距离操纵致命的毒虫对活物进行攻击,他们屠戮一个城镇就像蝗虫席卷一片麦田那样容易!”大祭司无比严肃道。

    大祭司试图用语言烘托出这两种怪物的可怕之处,但江益川只是淡定地点了点头,在笔记本上将这些信息全都记录下来,他坐在椅子上,双腿并拢,微微弯着腰做着笔记,犹如一个认真上课的三好学生。

    “瘟疫使者和**者的弱点是火焰,那之前提到的梦中人呢?它的弱点又是什么?”江益川积极提问。

    “额……据传闻,他们的本体在某处沉睡着,只要杀死了他们的本体,梦中人才会死亡。”大祭司不敢确定地说。

    江益川点了点头,详细地在纸上记录下来,并在这条信息旁边重点圈出“据传闻”这三个字。

    在江益川认真听讲的同时,希尔薇正和苏达尔在交谈,她希望苏达尔教她当地的语言。

    就在刚刚,她从苏达尔那里学会了“是”和“否”两个词汇,现在正在学习“只需要说‘是’和‘否’”这句话,以及另一句“有没有见过他们?”。

    大祭司猜对方学这几句话,是为了之后打听同伴的下落。

    这两名外乡人还真是乐观啊,竟然想用这种方法寻找走失的同伴,这根本不可能成功吧。

    之后看看能不能帮他们一把吧,大祭司心想。

    “苏达尔,谢谢你,你不仅是个好向导,还是一个好老师。”希尔薇微笑道。

    苏达尔也笑着点了点头,他没想到这位女士竟然这么好相处,她的心态也很平和,和其他外乡人完全不一样,一点儿都不着急。

    想必之后她会成为很优秀的希望教教徒吧,说不定还会成为圣女之类的人物。

    “益川,全都记下来了吗?”希尔薇问。

    “部长你看看,刚才讲的就这些。”

    “嗯……非常认真嘛,全都是很有价值的情报,有了这些情报,我们

章节目录

高维猎杀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月入寒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入寒渊并收藏高维猎杀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