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遇看着“绣花高饤八果垒”这道菜,一肚子的馋意化作流水,差点喷薄而出,将钟离清臭骂一顿。

    这些东西他娘的也是用来吃的?

    香圆、真柑、石榴、橙子、鹅梨、乳梨、花木瓜叠在盘子里,除了看,一点用处都没有。

    然后什么素肉,素面,素的宋遇眼睛发绿。

    还好苏勉看到了她狼似的目光,迅速挽救了一下场面。

    “钟离大人,介意我们再点菜吗?”

    钟离清点头,心想:“这些菜不好吗,我每次请人吃饭,怎么都说好......口味不一样,这倒是不是什么大事......家里多请几个厨子就是了。”

    他自己在这里漫天漫地的思索,全然的沉浸在了幻想之中,差点忘记是自己做东了。

    苏勉对宋遇道:“你再点三个菜。”

    他看钟离清阴沉冷淡的脸,也不敢多点。

    “东坡肘子、东坡肘子、东坡肘子。”宋遇毫不犹豫开口。

    “我让你点三个菜。”苏勉瞪她一眼。

    “对啊,三个肘子。”

    宋遇大眼睛一眨,黑而浓密的睫毛像是刷子一样抖动,显得自己很无辜似的。

    苏勉又好气又好笑,看钟离清闷着头不知道再想什么,迅速又加了两样。

    一顿饭下来,宋遇的肚子鼓的比胸还高,抱着肚子仰着头,躺倒在椅子里。

    活过来了。

    肚子里沉甸甸的填满了,才真的有了活过来的感觉。

    钟离清看着她鼓胀的肚子忧心忡忡,害怕她会暴毙。

    而且他心烦意乱,因为桌上全都吃空了,偏偏只剩下来一个肉丸子。

    孤零零的一个肉丸,格外刺眼,像是一根刺扎在他心里,让他非常的不舒服。

    甚至有一种掰开宋遇的嘴,把这一个肉丸塞下去的冲动。

    这个想法盘旋不去,以至于苏勉跟他告辞的时候,他脱口而出:“不吃了?”

    宋遇没能体会到他异样的心情:“下次吧,这次是真吃不下去了。”

    钟离清看着他们两个出门,最后看向了康明:“吃了。”

    “啊?哦,好的少爷。”康明看着那一粒肉丸,就知道他又犯病了。

    将肉丸吃掉,钟离清总算是松了口气,看着每一个盘子都光光的桌子,心里舒服多了。

    而宋遇和苏勉则去了醉今朝还钱。

    “剩下三百两得收好了,上次我们看的宅子是不是八百两?”

    宋遇将银票拿好。

    “八百八十八两。”苏勉对买宅子不敢兴趣,认为人一旦有了自己的宅子,那脚就迈不出去了。

    对于他来说,睡哪里都一样。

    “相国寺的那一笔账结了吗?”宋遇惦记着。

    “李必说扣了。”苏勉道。

    “什么!”宋遇不敢置信。

    苏勉叹气:“因为你从过完年开始,就没去点过卯,解密司还给你发着饷,说是按照解密司第一百八十八条司规,你还得多给点。”

    宋遇十分诧异:“司规?还有这玩意儿?”

    不应该啊,从前她也时常不去啊。

    苏勉道:“三秃子干的好事,跟李必献媚,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写了三百来条吧,家里有一本,回去我念给你听听。”

    “太长不听,死秃子,我看他是欠揍。”宋遇挺着个肚子,怒气冲冲的去了三秃子家里。

    三秃子正在吃晚饭,心里美滋滋的,还没吃完,就见到了宋遇这个煞神。

    翻桌子也给掀了,打了个鸡飞狗跳。

    “宋遇,你疯了,我招你惹你了!”三秃子被苏勉堵在了墙角。

    苏勉单着一只手,都能吊打他。

    “姓苏的,要不是老子不打女人,你他娘的早就完蛋了你!有种你叫你哥哥出来说话!”

    这场寻衅滋事最后以三秃子惨败告终。

    出了三秃子家的门,宋遇和苏勉继续在街上闲逛,结果两人没走出多远,就看到了钟离清的马车。

    钟离清一边咳嗽一边往官药司去,后面还跟了五个人,不过是步行的。

    “钟离大人,这是怎么了,这么着急?”宋遇上前打了声招呼。

    钟离清掀开帘子,给了宋遇一个美颜暴击,让宋遇这刁民的目光成功的黏在了他脸上。

    “官药司丢了一批药物,正要去看看。”

    宋遇被迷的七荤八素,很想和钟离清去龙津桥夜市再续一摊宵夜。

    “这算什么大事,这么晚了如此操劳,对身体不好。”

    钟离清道:“药材倒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官家要吃的两丸补药丢了,得重新去弄。”

    他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嘀咕:“官家身体壮的和牛一样,比宋遇还能溜达,哪里用得着吃什么补药......小勉姑娘怎么总是跟着宋遇跑,这两人感情如此深厚,日后要是成亲......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家里有的是地方住。”

    宋遇看他那个不苟言笑的样子,以为这事情严重到了要掉脑袋的地步。

    “这药丸要的很急吗?”

    “啊?”钟离清回过神来,“明天四更就得要,可是现在药材都丢了,哪里来的及,只能尽量。”

    宋遇道:“反正是补药,我有个办法,你让那些人都散了,保证你丸子有多。”

    苏勉连忙制止她:“别胡闹,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欺君之罪。”

    钟离清心道:“小勉姑娘真是善良,其实官家是个糊涂虫,都靠下面撑着......不就是丢了一粒药吗......”

    他想着,就不自觉的问宋遇:“你有什么办法?”

    宋遇道:“你把你那些尾巴都给散了,我告诉你。”

    钟离清让康明去告诉后面那些人一声,等人一散去,宋遇二话不说,爬上了马车。

    苏勉:“......”

    他一边傻眼的上马车,一边在心里发愁:“钟离清要是真看上了宋遇,倒也不是不行,钱是有钱,可不到三个月,宋遇就得做寡妇。”

    宋遇那可不是一般人,在外城那么龙蛇混杂的地方,都能称王称霸,一个钟离清肯定罩不住。

    他又觉得钟离清有点可怜,在宋遇的招手下上了马车,送给钟离清一个同情的笑。

    钟离清也跟着笑了一下,心情激荡,往嘴里塞了两粒药,又将宋遇的衣领拉对称:“要去哪里,你和康明说。”

    宋遇伸出头去,冲着赶车的康明道:“去朱雀门外的面院街。”

章节目录

非正经捕灵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醉卧疏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卧疏楼并收藏非正经捕灵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