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器协会内部的利益阶层合力,将创始元老宗湘和北伟挤出去,因为这两个元老已经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作为创始元老,想的始终是拯救。

    协会是他们一手创立,一手缔造,是他们的成果,也是他们的心血,谁愿意看到自己的心血就这么白费一场呢?

    所以,两人会不惜一切的挽救,能救多少就救多少。

    而贪腐的利益阶层,显然是没有这样的觉悟的。

    他们根本不在乎协会还能否存续,他们也从未想过要挽救或者拯救协会,他们只想在协会这艘船沉没之前,攫取最多的利益。

    说白了,这帮人只是想最后再捞一笔。

    持这样想法的人,当然就接受不了宗湘和北伟,因为这两位创始元老就是阻碍。

    将元老撵走,就是搬掉了阻碍。

    宗湘和北伟黯然离开邙山之后,两人的心情都无比的复杂。

    这一刻,他俩甚至有种顿悟的感觉,猛地明白,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因为,这个协会的人,跟他俩根本就不是一条心。

    以前,他俩总认为,协会辛苦创建不易,总认为大家伙的心都是好的,都是期望协会好好发展的。

    现在,他俩猛地明白,这其实是他俩自己在想当然。

    而协会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吗?

    其实,并不是。

    协会最开始的时候,私心其实没有这么重,但创始元老们,却没有好好的管理协会。

    正是因为他俩糟糕的管理,不断的纵容罪恶,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只在乎个人利益,最终,形成现在这个局面。

    要说责任?他俩的责任最大也最重。

    正所谓?慈不掌兵、义不掌财。

    作为元老,作为最高的领导者?他们从一开始?就应该秉承严苛的管理。

    倘若从开始,就不要那么讲情面?或许,结果就会不同。

    然而?正是他们太讲情面了?太维护大局了,反而导致协会内部,许多人都变得自私自利。

    而那些真正有公心的人,反而在协会里郁郁不得志。

    这是他俩的问题。

    作为被自己缔造组织撵走的人?再回过头来看邙山?再回过头来看炼器协会,再想起哪些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他们忽然跟唐部长共鸣了。

    原来,这样的协会,真的很让人讨厌啊。

    别说是唐部长了?就算是他们自己都觉得这样的协会令人厌恶。

    与此同时,他俩也不知道?为什么唐部长会答应拯救协会。

    唐部长处于何种的考虑,他俩想不明白?也不需要多想,因为想得明白或者想不明白?都不影响。

    他俩现在忽然有些担心?这样的炼器协会?还能拯救吗?

    糜烂至此,让人厌恶,似乎已经完全看不到希望了。

    这样的组织,唐部长要怎么拯救?

    怎么看,似乎都拯救不了。

    然而,唐部长却充满着信心。

    虽然宗湘和北伟已经被撵走了,但唐部长的人却在介入调查的时候,顺藤摸瓜的摸查到了不少有价值的违法犯罪线索。

    只要顺着这些线索追查下去,越来越多的腐化成员就会被挖出来。

    挖出有问题的人,这是第一步。

    而炼器协会内部,显然也感受到了君山的意图。

    唐部长那咬死不放松的调查,让他们感到有些害怕。

    有些高层还通过各种渠道向唐部长暗示:炼器协会已经沦落至此,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的没落、消亡。既然如此,君山就没必要再揪着不放,这完全是浪费精力。

    老实说,这番话说的,其实有点道理。

    如果希望炼器协会衰落消亡的话,那么,其实不需要做什么。

    放任不管,就是最搞笑、最省力的方式。

    只可惜,这些人猜错了唐部长的心思。

    唐部长不是要炼器协会彻底的衰落,相反,他是要拯救。

    要拯救一颗病树,首先就得杀虫。

    蛀虫不除掉,是永远无法让病树重焕生机的。

    而那些腐化的利益阶层,就是蛀虫。

    或许有人会说:君山完全可以等他们将炼器协会彻底掏空之后,再出手收拾局面,到时候擦拭一下牌匾,重塑协会。

    这样的策略,从小的视角来看,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站在部长的角度,站在地球社会的角度,这是极其愚蠢的做法。

    为什么?

    因为蛀虫既然已经形成,那就不会只在一颗树上饿死。

    炼器协会被掏空了,这些人就消停了吗?

    别做梦了。

    腐化的蛀虫,是永远都得不到满足的。

    他们会进入社会的方方面面。

    比如炼器协会内部的管事,放在各地方也算是非常有价值的高端人才。炼器协会没了,他们自然会另谋出路,这些人进入各地方官署,难道会老实?这些人进入分管项目,难道就会老实?

    别幼稚了。

    还是那句话,蛀虫是凭空消失的。

    这批人,是炼器协会造就出来的,也集中在炼器协会。

    所以,现目前就是最好的处理时机。

    哪怕不去拯救炼器协会,唐部长也依然会收拾他们。

    因为,他们就是罪犯。

    没错,就是罪犯。

    这是君山给他们的定性。

    这批人对地球社会犯有不可饶恕的罪过。

    这些罪恶,必须得到清算,否则,正义不彰。

    君山可不是炼器协会的元老会。

    唐部长也不是宗湘和北伟。

    虽然,唐部长的技术背景很深,也长期从事技术相关的工作,但他是从复杂斗争中走出来的人,他绝对不会贪图省事而放过罪恶,他也不会因为怕麻烦而放过罪恶,更加不会因为感情用事而纵容罪恶。

    以前,唐部长不动手,那是没有动手的机会。

    现在,只要有一丁点的机会,唐部长都选择毫不留情。

    他是要彻底的整肃。

    任何有问题的人,任何有犯罪行为的人,不管他有多么高的位置,也不管他有多么好得技术,更不管他有多么好的人脉,唐部长都会将他揪出来,都会让他绳之以法。

    这是决心。

    唐部长如果不这么,他就不陪担任部长。

    君山如果不这么做,那么,君山就不配领导地球社会。

    如果是陆辰在做这件事情,他绝对会做的更狠、更绝。

章节目录

高武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遇麒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麒麟并收藏高武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