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盼盼在A市最好的公立医院坐诊的时候,看诊号提前一周都预约不到。好些病患托关系到她这里来。实在碍于情面了,才会破例给增个号。

    哪知道现在对着安南王的两个死党说出这话,还被人家当年嫌弃拒绝了。白盼盼……“行吧,不需要我,那是最好的。”

    楚景呈咳嗽了一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安慰到:“那个我是需要你的。”

    谢阳和贺齐眼睛都瞪大了,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若是对别的女人说,怕是那人立刻都能高兴的昏厥过去。偏偏白盼盼只冷淡的点了点头。弄得两人都以为自己幻听了。

    两人对视一眼,眼神交流了一番。

    王爷这是认真的?

    我不知道,我没听到,别问我!

    白盼盼心里自然没有表面上那么的淡定,心中只在想些楚景呈说这话是字面意思还是有深意。无视两人的眉眼官司,直接起身,“行了,我出来的也够久了,准备回去了。”

    安南王也没挽留,跟着站起来,“我送你。”

    白盼盼的马车上午进城后就回去了。这会要回去,坐安南王的马车是最方便。有人主动送她,她自然也不会客气。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出去,谢阳坐在原位置上摸了摸下巴,“这白小五倒是比大部分京城闺秀都有趣。”

    贺齐脑壳有点疼。“那是你没见识过她的其他一面。若是你见到了,保证能和你玩耍到一块。”

    白盼盼和楚景呈一下楼露面。顿时被热情的男男女女围了个水泄不通。鲜花,手帕全都冲着安南王扔了过来。

    白盼盼被挤攘的有些难受,脸都沉了下来。

    安南王身上头上都挂了不少的帕子,见此情景,觉得自己实在是低估了女人对他的热情和花痴程度。“各位姑娘,可以麻烦让一些吗?你们挤着我未婚妻了。”

    众姑娘听了这话,只觉得安南王是个疼媳妇的好男人,这样大庭广众的秀恩爱,白小五何德何能才配拥有这样的呵护!众姑娘眼中的爱意和嫉妒疯涨,都快要化作实质了。恨不得被楚景呈护着的人是自己。

    众人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后了一些,让出一条路来。

    楚景呈伸手拉住白盼盼的手腕,将她带到了马车上。蝶儿跟着爬了上去。樊辉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少女们尤不死心,还跟着马车跑出去了很远。甚至有大胆的还当众告白的都有。

    二楼的包间窗户内,几双眼睛都落在那里去的马车上。等马车看不见了,嘉南县主才收回目光,咚的一声狠狠的拍了下桌子。“这个女人,真的是可恨,你们给我想个办法,过几天的花宴上,我要她和景呈哥哥两个万无做夫妻的可能!”

    白妩心中一惊。“办法自然是有的,只是花宴出了大事,您也会受到影响的。”

    “那可不一定,也要看是什么事情了,若是她自己不守妇道,和别的男人旧情难忘,那怎么能怪的了嘉南呢?”蔺兰秋坏笑的说到。

    她凑过去,将自己的想法和两个小声的说了一遍,“我娘说那种药,只有黑市上面才有,到时候我让人去弄一些过来,咱们……”

    白盼盼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更不知道有人正暗中谋划着设计她。

    此刻的马车没,白盼盼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景呈。直把楚景呈看的有些心虚。

    蝶儿耿直的开口说道:“小姐,不能怪王爷的。这只能证明王爷魅力大!有个这么炙手可热的未来夫婿,别人怕是都要乐疯了,就你还在乱吃飞醋。”

    安南王嘴角上翘有些得意,“你这丫头,倒是聪慧,比你家小姐看的明白!”

    白盼盼咬牙切齿,“蝶儿,你到底是我的丫鬟还是他府上的丫鬟?”

    蝶儿想了想,认真的回答到:“现在是小姐的丫鬟。等小姐嫁到王爷府去了。奴婢就是王府的丫鬟了。”

    “得,这丫头胳膊肘往外拐了!”白盼盼摊了摊手,有些无可奈何。

    这样子逗的蝶儿和安南王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几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很快的就到了阳武侯府上。

    王川忙迎了上来。“小姐可算回来了。少爷他们可是盼了您好久了!”

    “出啥事情了?”白盼盼觉得自己也没离开多长的时间。记忆里原主出去野一天都没人管的时候多的是,今天听门房的语气有点不一样啊。

    楚景呈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自然也下了马车,跟在后头准备进去看看,万一有什么自己还能帮上忙。

    王川张了张嘴,看着楚景呈有些欲言又止,半天才挤出一句话,“小姐您自己进去看看吧。”

    白随今天不进宫上朝,又不用去军营。没什么事情做。自然是在家里面操练几个儿子了。

    真拳实脚的,白家四个公子哪里是自己这个上过战场的老爹的对手。一上午的功夫。一个个的都被揍的鼻青脸肿,惨叫连连的。

    因此白盼盼进了内院。就听了了三哥和四哥鬼哭狼嚎的哭叫声,混杂着白随中气十足的唾骂。

    白盼盼摇了摇头。有些的无语。她大约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下人跑的飞快的进去通报了。

    她领着楚景呈直接去了朝夕园,这里的大厅宽敞,又是她爹的住处。

    很快的白盼盼就见到阳武侯领着自己的四个哥哥进来了。白星运一看到自己妹妹,忙跑了过去哭诉到,“小妹啊,我怀疑我一定不是爹亲生的,你看看。爹每次下手的时候打的多痛快啊,半点不留情。我这张脸要是打坏了,以后可怎么给你找嫂子啊……”

    白善卿两只眼眶被打的青幽幽的,活像个熊猫。一听这话眼角都带了泪花了,委屈啊!“小妹,我难受,我们不是爹的儿子,我们是他的沙袋……”

    白池水和白青正在军营里操练的多,挨打的经验也丰富。自然没两个弟弟惨,不过也就脸上的伤少一些,身上也还是挨了不少。

    “哭什么哭?娘们唧唧的,手脚无力跟个软脚虾似的。老子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都在战场上收割敌人的脑袋了,你不想认我这个爹,就跟我多稀罕你们这几个崽子似的!”白随吹胡子瞪眼的走了进来,嗓门亮堂,骂人都不带喘气儿,“瞧瞧你们的妹妹。多让人省心,多么的……巴拉巴拉。”

    白盼盼嘴角抽了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楚景呈……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从小到大他都生活在冷清的寺庙里面,还没见过有人家这么……跳脱的!

    “爹,你们收敛点,王爷也在呢!”白盼盼拉了拉自己老爹的衣袖。

    奈何白随在皇帝面前都能嚣张起来,这会气冲脑门了,哪里知道收敛怎么写,“没事。他不是外人!”回头,又骂了起来。噼里啪啦的,越骂越生气,最后父子几个又打成了一团。

    楚景呈看着地上扭打成一团,薅头发,踹人的几父子……嗯,确实是半点没把自己当外人。

    白盼盼脑仁疼。拳头握紧了了有放松,放松了又重新团起,忍无可忍的吼了起来,“松手!起来!都给我坐好!”

    呵!白盼盼的话几个人瞬间都听进去了,立刻放手,动作迅速的分开站起来坐好。“嘿嘿……小妹,别生气,我们和爹开玩笑的。”三哥舔着笑脸,厚颜无耻的说到。

    白盼盼翻了个白眼,都懒得戳穿了。

章节目录

盛世闺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酱酱汁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酱酱汁儿并收藏盛世闺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