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门和北城门虽然不是正正相对而立,因为隆州城不是一个规则的四方形。

    不过,能出现在北城门对面的除了南城门,他想不出还有哪里的城墙可以以这种方式看到。

    只是在南城门和北城门中间这段距离是什么呢?

    以往,自然是繁华的城中景象。

    可是现下,甭说南城门和北城门即便是穿城而过,也不仅仅是数里的距离,这中间肯定是出了问题。

    这刘墨也就不纠结了。

    令他想不通的是,他为何不记得刚刚进城门缝的时候,北城门和推测出的南城门中间的是什么。

    肯定不再是繁华的城中之景。

    可也不是之前在南城门时看到的如同定格一般的热闹喧嚣。

    那是什么?

    这种种推测疑惑说出来似乎很多,但是在刘墨脑中一一掠过,却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

    雷小闪看刘墨的脸色来回变换,猜到他也发现了其中的诡异之处。

    “小闪姐,城门进去之后……是什么?你注意到了没?我似乎忘了看。”

    刘墨求助般的看向雷小闪,现在他既怀疑自己的眼睛,也不自信自己的判断。

    雷小闪摇头,“我也没有注意。”

    “这……这如何可能?那么大一块地方,就算只长杂草我们随眼一瞟,也是能看清的。”

    刘墨先是松了口气,起码不是自己的问题,可是继而,他感觉更不好了,事情朝着这般诡异的方向发展,还不如是自己的问题呢。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便代表着那里什么也没有,不用多想。”雷小闪道。

    说着,也不再看刘墨纠结的神色,对之前问话的那位老者道:“我们什么也没有做,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天地之事,岂是我等可随意撼动的?”

    老者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慢慢点头道:“天地之事,吾等皆不可撼!是也是也,对极对极!”

    口中喃喃自语着,便慢吞吞的踱着步子走了。

    “雷大夫、少爷,那个我们不用逃吗?”彭虎见人都逃光了,只剩下他们几个还傻傻的站在这里,不禁问道。

    雷小闪指着他们背后,道:“你们看!”

    刘墨等人不明所以的转头看去,这一看,几人顿时惊呆了,以至于好半晌都没有说话,实在也不知该如何说。

    还是谢宝盖这小家伙第一个开口的。

    “喔,我的老天爷!”小家伙口中冒出这么一句非常不符合他年龄的话,那张小嘴更是张到了最大程度,像个大鸭蛋。

    “雷大夫,这……城门去哪儿了?”

    木甲这才回过神来,却问了雷小闪这么一句在他刚刚问完之后就觉得自己是傻蛋的话,城门刚刚还在这儿,这么瞬间就没了,雷大夫又不是神仙,她又如何能知道。

    “对,城门怎么没了,还有城墙,也一起消失了。”木甲正准备找补一句,哪里知道彭虎这个憨货紧接着又来了一句。

    这次就连一向沉默寡言的李婶子大概也觉得事情太超乎她的想象了,她亦看向雷小闪。

    或许是这一路上雷小闪表现出来的沉着冷静,以及临到危机时总是能够想出合适的解决办法,让几人下意识的就将心中的疑惑问予她。

    雷小闪还没有回答,刘墨就发现了木甲彭虎没有发现的重要问题。

    他指着原本是隆州城北城门城墙的地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片树林为何长得那般像南城门外的那片。”

    木甲彭虎被他这么一提醒,立刻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木甲尚沉得住气,彭虎却忍不住喊了一句老天爷。

    “师父,那就是南城门外的树林。”谢宝盖奶声奶气的盖棺定论。

    “整个隆州城没了?”刘墨的神色先是震惊,继而便化为悲伤,也就是说他外祖一家是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中了。

    之前,隆州城还算不得完全消失,起码还留着镜像,还留着那么一块虽然不能踏入但是好歹能看到的地方在。

    可是现在,就像空间被压缩了一般,不对,若只是压缩,隆州城是缩小,而不是消失。

    现在这情形,倒像是空间被剥离,因为少了隆州城,原本位于隆州城周围的那些场地、景色,尽皆往里移动,原本很可能永不相见的地方,现在却紧密的挨在一起,成了邻居。

    “我要回铿城,我得回铿城。”刘墨忽然大声道。

    雷小闪明白他是因为隆州之事联想到了铿城,不知铿城是不是也会如牟县、隆州一般,出现让人难以预料不敢想象的变化。

    铿城毕竟是他的家,那里有他的父亲和姐姐。

    雷小闪点头,“好,我陪你回去。”

    谢宝盖紧接着加入,奶声奶气的宣布道:“我也要跟师父一起回师父的家。”

    李婶子严肃的目光停留在谢宝盖身上时,那眼神中的严肃总是在她自己还未察觉的时候变得慈祥起来,当她将目光转向别人时,又似乎不走自主的再次严肃起来。

    似乎那一抹慈祥只是别人的错觉。

    “既然大家都去,老婆子我自然也会一起,除非……你们嫌弃我人老无用,不愿带上我。”李婶子淡淡的道。

    刘墨忙道:“李婶子您说哪里话,我怎会嫌弃你,只是隆州离铿城路途遥远,路上又不知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着我们,我是怕连累了……”

    “现在何处不危险?牟县地陷,隆州消失,焉知其他地方又会如何?”不等刘墨说完,李婶子就打断了他。

    刘墨一想倒也是。

    雷小闪原本以为李婶子愿意和他们一起上路,是因为牟县地陷,她无处可去下的无奈之举。

    可是从这几日的观察,她发现李婶子之所以愿意拖着老迈的身躯和他们一起走这段前途未卜生死未知的路,并不是因为无奈。

    毕竟以李婶子前半生的人生来看,她对生死应该早已看淡,她跟着他们一起完全是因为谢宝盖这个小宝贝。

    她放心不下谢宝盖,也放不心不下雷小闪,怕她不能好好照顾谢宝盖。

    木甲和彭虎不用多说,自然是要跟着他们家少爷的。

    因此,一行人便自此开始南下回程了。

    原本,在刘墨的想法中,回铿城的路即便艰难些,波折些,可是只要肯想办法不放弃,就一定能走到。

章节目录

雷小闪逃生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山水画中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水画中游并收藏雷小闪逃生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