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银票给严振武的时候,孟蓁还把自己的钱匣子也一股脑儿送了过去。

    她怕自己不在家时,家里会有其他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

    为了让严振武不至于在钱财方面为难,孟蓁索性直接把自己的大半存银全都拿到了严振武那儿。

    至于沈将军之前让人送来的那些东西,以及孟蓁在小山谷发的那笔横财、这些年积攒下来的若干家底儿,这些东西孟蓁也给全都藏了起来。

    藏的地点,她就只告诉了严振武和郝梦云这对夫妻。

    “...如果有人打这些东西的主意,师傅你就直接把这些东西交给他们,千万不要为了一些死物,让人伤害到咱们自己家人。”

    这就是孟蓁阴谋论了。

    她怕自己是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虽说这种可能性极其的低,但她还是担心事有万一。

    钱没了她可以再挣,但她却不能失去自己唯一的弟弟,以及在她困难的时候二话不说就接受了她“托孤”之举的严振武和郝梦云。

    她希望自己一家和郝梦云一家都能平平安安。

    安排好最重要的这些事情,孟蓁这才开始收拾行李。

    她其实也没带什么特别的东西,除了她和苏慎的换洗衣物、日常用品、应急药品,孟蓁就只带了少量首饰、几样贵重药材以及用以防身的部分银钱和他们各自的趁手兵器。

    药材她是准备送给沈夫人的,所以挑的全部都是在小山谷长了不知多少年的珍贵药材。

    尤其其中的一株百年老参,这东西苏慎原本是想留在家里以备不时之需的,但现在去见沈将军一家,他和孟蓁却又实在拿不出什么值得一送的贵重物品,无奈之下,苏慎和孟蓁就只好让这株老参先顶一下了。

    他们已经拿出了自己手头能够见光的最珍贵的那些东西,虽然其价值可能还是比不上上次沈将军让沈朝阳和李建辉捎来的那份重礼,虽然对沈将军一家来说,这些药材或许最终也还是只能归到“薄礼”的范围之内,但苏慎和孟蓁至少可以做到无愧于心。

    两人收拾停当,苏慎又亲自去了一趟李正善那儿,跟他解释自己不能出席他家宴席的迫不得已。

    李正善听完十分震惊,显然他也没有想到,孟蓁居然和他一样另有身世。

    他问苏慎,“要不我还是帮你跟我父王借几个人吧?有他们跟着,那些居心不良的多少应该能够收敛一些。”

    苏慎大喜过望,几乎想都没想就立刻点头应了下来,“那就有劳你了。人不用多,一两个就好,最好是那种长期走里跑外,很多人都认识的婆子或者长随。”

    李正善努力忍住笑意。

    虽然苏慎没有明说,但李正善却还是听出了他的潜台词到底是什么。

    他的这位挚友,显然非常在意自己的妻子曾被沈将军的下人轻视。

    李正善甚至敢肯定,如果不是为了让孟蓁在沈家的下人面前能够更有底气一些,苏慎都不会选择跟他父王借势。

    在这一点上,李正善和苏慎其实是很有一些共鸣的。

    在李勋出现之前,他和李太太过的日子那可是相当清贫的,可他却从未想过去依靠别人。

    一直以来,这母子两个靠的都是自己的本事和勤劳。

    他们齐心协力,李太太刺绣,李正善抄书,然后用各自的劳动所得养家糊口。

    李太太是大户人家出身,无论是琴棋书画还是女红管家,那都是家族精心培养过的。

    她绣出来的屏风、佛经,大把的绣坊抢着预订。

    由她亲自开蒙的李正善也是写的一手好字、画的一手好画,虽说因为年纪还小的关系,李正善的书画水平还远不到能让人出钱买他字帖或者画作的地步,但他如果想要靠着抄书挣钱,别人却也是很愿意给他这样一个机会的。

    一来李正善抄的确实很好,二来他的前途十分让人看好,很多书斋的掌柜、东家那都是很想结交一下这个应该会有大出息的美少年的。

    再加上已经过世的李太太的乳娘也是个勤快人,她虽然没有李太太那样的好绣艺,但做个鞋垫、绣个帕子什么的,这老太太也是手到擒来。

    不说帮多大忙,至少人家肯定不会拖李太太母子俩的后腿。

    是以,这对母子日子虽然一直过得不算富裕,但也从未让自己陷入过饥一顿饱一顿的凄惨境地。

    一直以来的自力更生、自持风骨,让这对母子都非常喜欢那些有分寸、有气节的人。

    比起那些挖空心思攀附权贵的人,他们还是更喜欢像苏慎、孟蓁这种有骨气的人。

    这也是李正善能和苏慎成为挚友的原因之一。

    半个时辰后,苏慎带着从李勋那借来的一个婆子、一个管事回了自己家里。

    这婆子和管事在李勋府里地位不低,京城的大户人家,少有下人是不认识他们俩的。

    李勋感念苏慎和孟蓁对自己妻儿的各种关照,一出手就把自己这次带来的最有头脸的两个下人借给了苏慎狐假虎威。

    苏慎和孟蓁待这两人格外客气,这两人因为受了主子的郑重叮嘱,所以待苏慎和孟蓁那也是毕恭毕敬的做足了礼数。

    这一幕看在沈将军的那位长随眼中,顿时让他心中生出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来。

    他作为侯府主人的心腹长随,当然也是认识李勋府上的这两位下人的。

    据他所知,那个姓秦的管事可是李勋府上的三管家呢。

    而他身后的那位梁嬷嬷,则是李勋乳娘年纪最小的女儿。

    这位梁嬷嬷因为自己母亲是李勋的奶娘,一直就颇得李勋看重,再加上她丈夫又是在战场上为救太子才英年早逝的,所以这位梁嬷嬷在整个大周,地位都是非常特殊的。

    她现在虽然还是在李勋府上当差,但她实际上却是一位六品安人。

    这样的两个人,居然一副下人做派跟在苏慎和孟蓁后面,这让沈将军的那位长随控制不住的一阵心惊胆战。

    并没有得罪过孟蓁和苏慎的冯怀鹤其实也被这两人的出现给震惊到了,但他毕竟是正经的五品将军,对这俩人倒是不像沈将军的那位长随那么忌惮。

章节目录

天赐福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十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瑚并收藏天赐福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