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边吵架,一边走。从三年前的不辞而别,一直到七岁时在草坪上争夺一只泰迪熊。走不动了,便一起坐在路边休息。然后继续搀扶着,走在空寂的高速公路上。

    继续吵架。

    直到东方微微现出一缕青色。

    终于从荒无人烟的田野,走到了近郊。

    这里,是重型货车进入城市的必经之地,许多长途卡车司机都在附近中途休息,从而形成了一处小小的商业圈。路旁罗列着一栋栋廉价汽车旅馆,在曙色中闪着俗艳的霓虹灯。

    入城的哨卡设在正前方,几辆大货车正在卸货接受安检。

    秋璇和卓王孙坐在路旁的一块石头上。清晨的风有些凉,她轻轻靠在他肩上,一如相恋多年的情侣。不远处的哨卡旁,一队警察正详细盘查出城的车辆。远远望过去,出城方向的车辆似乎排起了长队,看来检查十分严格琐碎。

    不必说,这是大公之子失踪带来的连锁反应。

    好在晨光未曙,认真检查城内车辆的警察们并没有注意他们。

    突然,秋璇拉起卓王孙的手,向一家名为BlackCat的汽车旅馆走去。

    旅馆看上去破旧且肮脏,铁制的吊灯已经多年没有擦拭,多半的灯泡已经报销,灯光显得昏黄不明。屋子并不大,一张板式的吧台占据了二分之一的位置,狭窄局促。不知是否顾客多是卡车司机的缘故,吧台上累积了一层厚厚的机油。登记簿更是破得可怕,封皮破开一条裂口,透出几个粗鲁的签名。登记簿旁边,贴着一张手写的彩色招贴,大意是旅馆正开展情侣特惠,有八折优惠云云。

    吧台后,老板正打着哈欠,心不在焉地看着报纸。不远处,一个小伙计正埋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打扫着房间。看来这个旅馆缺少人手,除了老板外,就只有这个伙计。所以平时保洁、保安、服务都是伙计一人担当。当伙计扫地时,老板不得不兼做前台接待了。

    秋璇松开卓王孙的手,走到前台:还有空房吗?

    老板抬起头,看了看秋璇,又看了看一旁的卓王孙,脸上一片惊诧:你们你们要住在这里?

    秋璇微笑:一小会儿就好。不用多长时间。

    老板惊喜若狂,连忙招呼一旁的伙计:快,快,有客人了!

    伙计似乎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抬头看了秋璇一眼,手里的扫帚顿时掉到了地上。

    老板狠狠踢了他一下:傻看什么,赶紧把两位客人带到205房间。

    伙计如梦初醒,答应了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声道:可是老板,前一对205的客人刚走,我还没有打扫

    还不待他说完,老板又是一脚:就知道偷懒!

    伙计痛得咧嘴,老板把他拉到身前,低声叮嘱道:就去205,205看得比较清楚

    他突然抬头,见秋璇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赶紧解释:我是说205看外面的风景,看得比较清楚。

    秋璇摆了摆手,懒懒地道:无所谓了,钥匙?

    老板赶紧拿出一把钥匙,递给秋璇:上楼左拐第一间就是。

    秋璇拿起钥匙,拉着卓王孙上了二楼。

    他们身后,老板欣喜若狂:这一对可真是极品,真没想到,我们这样的小旅店也能碰上。

    他把登记簿往伙计怀里一塞:这里交给你了,我要回房去看好戏。对了,205的监控器你确信已经换成高清的了吗?

    按您的吩咐,昨天刚换的。

    太好了,我还要录下来,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老板我能不能也去看看。

    休想。你也不在,再来别的客人怎么办?快去干活,一会儿记得给我送啤酒进来!

    秋璇推开门。

    这是一间很狭窄的房间,除了一张陈旧的木制双人床外,几乎难以插足。床头上同样贴着情侣特价的手写招贴。

    房间并没有打扫,被子已从白色变成了淡黄,极为凌乱地掀起,露出下面同样暗迹斑驳的床单。枕头被扔到床的正中间,上面布满了一道道污痕。床前的地毯脏得几乎已看不出本色,上面随手扔弃着一大堆揉成团的废纸巾。室内的灯光十分昏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暧昧难言的气息。

    卓王孙眉头紧皱,小心地站在门口,似乎不愿踏足其中。

    秋璇却嫣然一笑,将他拉进屋内,回身关上了门。

    卓王孙将目光挪向窗外,看也不愿意看这房间一眼。

    秋璇却对四周的环境视若无睹,上前几步,随手将拎包扔到了床上,回头道:你不过来?

    卓王孙没有回头:你借洗手间,我过去做什么?

    秋璇在那张凌乱的床上坐下:谁说我来借洗手间?

    卓王孙皱起眉,不知道她又在搞什么鬼。

    秋璇微笑着看着他,眸子缓缓凝成一线:我决定,在这里付账。

    这里?卓王孙一怔。

    秋璇的语气十分肯定:你选时间,我选地点。就这里。

    卓王孙

章节目录

玫瑰帝国·堕天使之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步非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步非烟并收藏玫瑰帝国·堕天使之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