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知足

    之后的日子,可谓温青园心之所向的,再无大风大浪,她便觉着知足。

    傅容洵也住进了相府,只是启封却不曾放过他。

    莫要说启封不放过他,他自己亦是不能放过自己的。

    回来之后,他大病不起,十三娘都束手无策。

    十三娘说,心病还得心药医,她治不了一心求死之人。

    傅容洵将自己封闭起来,谁都无法让他开怀,哪怕是傅隽,也至多让他面色缓和些。

    那日大雨倾盆,他身子稍稍好转,却留了一张纸条一夜未归,他说他要去解决与启封之间的问题,傅容澈面上不显忧色,却暗自派出去一趟又一趟人,及至天大亮也无人寻到。

    傅容澈终于坐不住,准备亲自去找人,他却又自己回来了,身上染着一身伤,面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他这次伤的极重,启封却再没来找过他的麻烦,他硬挺着,十三娘依旧治不好他。

    彻夜未归那一晚,他治好了启封的心病,却从未想过将自己的一并治好……他甘愿每日受折磨,他甚至不曾踏进祠堂一步,他始终是觉得无言面对爹娘的。

    六月十二那日,温青园的肚子有了动静。

    那日阳光明媚,微风和煦,温青园坐在自家院子的秋千上,悠哉悠哉的吹着暖风,肚子疼的毫无征兆。

    傅容澈接到消息的时候,人还在宫里,与慕容熙说事儿说到一半,撂下皇上就跑回了家。

    都说女人生孩子就好比走一趟鬼门关,温青园的生产之路也不顺畅,她在屋里叫破了喉咙,屋外焦急等着的傅容澈也没好到哪里去。

    “傅容澈!你个混蛋!”

    温青园拽着褥子欲哭无泪,难怪话本里的女子生产,都免不得要破口大骂,疼成这样,不骂才不正常。

    活了两世,生孩子这事儿,温青园和傅容澈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傅容澈在门外,脑袋上的汗就跟雨水似得。

    他扶着门框,五指几乎要将那木质的门抠出个洞来。

    他咬牙,眼睛通红:“原来生孩子是这种滋味儿!”

    站在他身边的白羽不解:“爷你光听声音就能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男人一口银牙几近咬碎:“是所有女子生产,丈夫都会同痛吗?”

    “什么?意思?”

    白羽蓦然瞪大眼睛,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一闪而过。

    他挪眼看向傅容澈的肚子,满眼震惊。

    傅容澈却忍无可忍,闷哼一声,整张五官都拧到了一起。

    温青园是从巳时进去的,直到未时,屋中才响起孩童清脆的哭声。

    温青园嗓子都喊哑了,所有人都以为可以松口气的时候,温青园流着泪,肚子又疼了起来。

    傅容澈瘫坐在屋外,还没来得及缓口气,肚子也跟着一起疼。

    这折磨人的劲儿,又足足拖了三个小时,才算过去。

    温青园生产完,孩子的面都来不及看见便累晕了过去。

    她的福气不浅,一对龙凤胎,不知道让多少人欢喜。

    傅容澈疼的大汗淋漓,也顾不得管孩子,第一时间就是去瞧自己的媳妇儿。

    温青园第二日醒来时,浑身都疼,张张嘴都觉得疲惫。

    好在有傅容澈贴身陪着她,只是他昨日那反应,到底是瞒不住,温青园醒来没多久便知道了,莫说是温青园,这么一件稀罕事儿,整个京城都传遍了。

    现在,人人都说傅家主君深爱娘子,若不然,怎能陪着一起经历产子之痛。

    温青园那一双儿女生的好看极了,光捡着两人的优点长,哪哪都是两人的影子。

    名字都是一早就起好了的,为了以防万一,当时既取了男孩的名儿也取女孩的名。

    哥哥叫傅京墨,妹妹叫傅空青,温青园对着自家的小宝贝喜欢得不得了,以至于忽略了自家相公,惹的他又气又无奈。

    于是乎,温青园出月子没多久,就被小心眼的男人困在床上,一番狠狠地折腾,几日下不来床。

    来年开春,傅容澈果真就请辞还乡,带着一大家子人,住在山林间去了,宝丫头和平儿还有毛球也都接了回来,如今家中又添了三个小娃娃,别提多热闹。

    闲云野鹤的日子,再舒适也不过如此了。

    傅容澈花了银子在山间建了一处大宅子,晓得温青园爱泡汤泉,还特意为她修了一个,引的还是山间清泉水。

    只是,住进山里的第三个月,傅容洵没了。

    他到底是没放过自己,日日活在痛苦里。温青园却并不后悔让他知道真相,她并不觉得做了如此错事的人能得过且过,报应总会来。

    傅容澈虽并未表现得太过在意,可温青园知道,他心里有疙瘩。

    傅容澈却并不恨温青园什么,就如温青园所说,傅容洵做的错事是无法原谅的,他不该继续带着恨意,去恨两个从始至终都真正爱着他的挚亲。

    傅容洵的离世,带来的悲伤,持续了一月有余,却并未再久。

    傅容澈和温青园自打搬来山间,过的那日子可谓是潇洒又自在,每日不是吟诗作赋就是钓鱼采药。

    李嬷嬷还在院子里开采出了一片小农田,种些平常的蔬菜,有滋有味儿。

    香卉和卫良远在他国,虽见不到面,温青园却时常能收到他们写的信。

    卫良对香卉的好那是没得说的,哪怕身处金茶国,偶尔都能听说她们的佳话,前几日香卉来信,还报了件喜事儿,说是遇喜三月有余,现如今,卫良就差把她当菩萨供着了。

    香卉在宫里也不会有人敢欺辱她,莫说卫良有多宠她,单是有卫姬在身后给她撑腰,她都能横着走了。

    要说有孕,秦艽前几日也被查出遇喜几月有余,只是可惜了哥哥和爹爹回京不多时就被派去镇守边疆,大抵是不能在嫂嫂生产前赶回来了,家中幸亏还有娘亲照顾着,嫂嫂养胎也能安心。

    住在山里,最不缺的便是闲暇时光,皇后娘娘和皇上有时会偷摸着出宫来寻他们玩儿,可这段时日,皇后娘娘也遇喜了,皇上明令禁止不让她出来了,温青园便有好长一段时日不曾见过她。

    再说平安郡主,她已经顺利说服了太后与皇后,得偿所愿,逍遥自在的在外头闯荡江湖。

    说是闯荡江湖,倒不如说,小丫头是在追男人,毕竟是自己一眼看上的男人,自己的初吻都被那人夺了去,平安郡主又怎会轻易放过他。

    只是,面对平安的强迅猛攻,启封却始终不为所动,平安不理解,温青园也同样不理解。

    启封看平安那眼神儿,明眼人都能看出喜欢和在乎,他却打死不肯承认,往后甚至有些避而不见的意味儿。

    平安后来忍无可忍,将人抓着灌了顿酒,都说酒后吐真言,这话不假,他还真吐了个干干净净。

    后来听平安委屈巴巴的说起,温青园才知道,启封之所以不愿意接受平安,是因为他曾经答应过一个女子,终身不娶。

    倒也不是因为什么情爱,只是被迫发誓罢了。当年暗血阁换主,他舍去跟随了他十八年的本名万鸿轩改为启封,过起了东躲西藏的日子。一日他险些被抓,负伤后逃到典华山腰,昏迷不省人事,被路过的典华山大长老所救,大长老带着他回观中,却被其女一眼相中,要与他成亲,奈何启封一心只想为父报仇,夺回暗血阁,女子便一直纠缠。

    一日,启封下山,巧遇暗血阁的人,对方人多势众,就在他险些丧命之时,长老之女出现救了他,自己却因此丧命,死前,女人让启封当着她的面发誓,终身不娶,他被逼无奈,又心中有愧,只得发誓。大长老痛失爱女,伤心欲绝,狠心将他赶下山。下山途中,他又遇女子师兄弟,几人想杀他解恨,启封一路逃命,最终因伤势过重,被李婆婆救起,才有了他们之后的相遇。

    启封便因得那个誓言,哪般都不肯与平安亲***安无奈,温青园安慰她,只道这种事情急不得,得慢慢来,平安泄气,却也无能为力,只得应下,不再急于求成,换了种方式追夫。

    平安在江湖上闯荡,居无定所,温青园的山间宅院儿便成了她的常驻场所。

    莫说她,启封偶尔也会来,来了便会给小家伙们带新鲜的玩具与吃食儿,尤其是对傅容洵的孩子傅隽,他与那孩子的爹分明有杀父之仇,他对那孩子却说不上的好,每次来都要看一看小家伙,给他的东西也是最多的。

    他并非不知道那孩子的生父是谁,他却依然如此,或许,他与傅容洵的仇恨,在傅容洵彻夜未归那晚便彻底说开了吧……

    到底是有自幼一起长大的情分在,更何况,傅容洵也不在了,对孩子,本也不该抱有上一辈的仇恨才是。

    温青园爱极了如今的日子,每日都能与夫君在一起,膝下儿女也双全,亲友皆在身边,若是放在上辈子,她几乎不敢想,这也是她能过的日子,她无数次感叹,也无数次庆幸。

    唯一叫人烦闷无奈的,当属东方泽,那男人,自始至终把茂成然当妹妹看,说什么都不肯和茂成然在一起,还时不时往她这处跑,每次他来,不多时茂成然就会屁颠屁颠的跟过来,温青园每每瞧见两人,都只觉一个脑袋两个大。

    尤其是看茂成然瞧她那眼神,跟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似的,要不是有阿澈冷眼瞪回去,她估计得成为历史上头一个被人用眼睛杀死的人。

    于是乎,温青园无数次在想,要不要在门口贴一张纸,纸上就写:“东方泽不准入内。”不过想想还算了,若真写了,那位心气儿高的小侯爷指不定要怎么生气呢。

    除却东方泽这个烦恼,温青园最难以忍受的,估计就是身边这个男人了。

    倒不是说他哪里不好,他除了不懂节制以外,真的好到无法形容。

    是夜,温青园懒懒的踱步到院后的汤泉边,夜晚这里是她的专属,也是她最为享受的时光。

    她脱了衣裳缓缓走进冒着热气的水里,热水将将没到胸口,身后陡然出现一个人将她搂住,那人不着寸缕,温青园也习以为常,张嘴都懒得张。

    这男人总爱在汤泉里要她,温青园不解,他还振振有词,因为在水里,温青园会害怕,就会紧紧的搂着他,小手紧身子更紧,温青园对他的无奈行为和虎狼之词也已经见怪不怪。

    只今晚在汤泉要了她一次,男人却依旧不满足,回了屋里后,哼哼唧唧的又缠了上来,桌上、榻上、床上凳子上,他就差抱着她在地上滚了。

    她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睡着的,第二日起来,早就过了午膳时间。

    温青园躺在床上无助望天,身子酸痛到极点,某个瞬间,她突然冒出了让男人不举的一些想法。

    傅容澈实在是太能闹腾了,他明知道他们的体力不对等,他还总爱折腾她,说什么就爱听她哭着求他,这男人,大抵是不能要了……

    傅容澈吃饱喝足优哉游哉回到屋中,刚一越过屏风,就被一道炽热的视线给瞪住。

    男人心里咯噔一声,忙乖乖的上前去哄人。

    这是每次要狠了之后,必干的事情,傅容澈虽说已经手到擒来,可到底还是真心实意的在认错,真心实意的在哄着的。

    温青园慢慢坐起身子,娇嗔的瞪着他,说什么都不肯原谅男人。

    男人急了,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的,老老实实的低头认错:“园儿,我错了,今日我伺候你好不好?我给你当苦力,我任凭你使唤好不好?”

    温青园噘着嘴挑眉,半信半疑。

    男人忙真诚的眨巴眼睛:“我不骗你,真的。

    温青园漫不经心的打量着他,眼中精光微现。

    她勾着唇,佯装愠怒,气呼呼的道:“傅容澈,我饿了……”

    男人乖乖应下一声:“我去给你端吃的!”

    见他态度良好,温青园的唇角不禁放大了几倍,她狡黠的挑挑眉,一脸焉坏的笑意,而后,便有了接下来这一幕:

    “傅容澈,我渴了……”

    “我去给你倒水!”

    “傅容澈,我好无聊……”

    “我给你念书听!”

    “傅容澈,我想呼吸新鲜空气……”

    “我去开窗开门!”

    “傅容澈,我有些冷……”

    “那我关窗关门!”

    “不要,我要呼吸空气……”

    “那我来给你暖床!”

    “傅容澈,要抱抱……”

    “呐,自己钻我怀里来!”

    “傅容澈,我爱你!”

    “……丫头,我也爱你……”

章节目录

重生之相府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南二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二锦并收藏重生之相府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