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他们才被仲大雅大呼大叫地叫醒,三个人几乎同时睁开眼来,看到的是一张惊怖莫名的脸。同时他们也听到,船上有相当程度的嘈杂之声。...原振侠首先一跃而起,他头痛而且晕眩,但这些日子来,他早已习惯了,他喝问:“发生了甚么事!”...仲大雅的回答,更令人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这时,外面的嘈杂声更甚,而且还夹杂着一种不知是甚么动物的吼叫声,忽然,又有一个血流披面的人,出现在舱房门口。...陈克生和胡怀玉的反应,都不如原振侠快。原振侠和那满面是血的人,打了一个照面,一伸手推开了他,就已经出了船舱。...那种动物的吼叫声和人声更杂乱,原振侠循声奔去,来到了船后的甲板上,才看到了奇景。...他看到很多人,神情惊怖地叫着,而发出可怖的吼叫声来的,是一只野山猫——那是一种十分凶猛的野生动物,身体虽然不大,可是牙齿和爪,都是锐利之极,是十分凶残的食肉兽。...在四面全是汪洋大海的一艘船上,如何竟会出现了一头野山猫?原振侠这时也没有时间去想这个问题。他看到的是那么多男性船员,神情惊怖地退缩着,同时在发出惊叫声。可是身材健硕的仲夫人曹银雪,却手执一根铁枝,勇敢地面对着那只野山猫。...仲夫人手中的铁枝,看来是救火用的铁,原振侠也立即弄清楚了它的来源,就在一旁的舱壁上,挂着救火的工具,仲夫人取走了铁,还有一柄斧头在。原振侠急步奔向前,取了斧头在手。...山猫和仲夫人对峙着,相距不过两公尺,仲夫人十分镇定,杏眼圆睁,盯着山猫。...同时,她把那枝铁,在面前挥来挥去,力道十分强大,铁笔在挥动之余,发出“呼呼”的风声。那头山猫显然已被激得暴怒,可是仍然不是很敢向前扑过来。...原振侠仗着斧头,奔了过去,口中叫:“仲夫人,快退后!”...他才叫了一声,那山猫就发出了一下惊人之极的叫声,身子凌空弹起,向仲夫人直扑了过来,仲夫人也恰在此时,铁挥出,结结实实,击中在山猫的身上,打得山猫发出可怕之极的吼叫声,四爪在半空之中,乱抓乱划。这一击,曹银雪女士竟然像是棒球中的“全垒打”一样,将山猫打得呈抛物线,直飞了出去,飞越了船舷,跌进了海水之中!...山猫跌进了海中,略一挣扎,就浮上了水面来,可是看起来,它再也没有能力上船,顺着海流,飘了开去。...仲夫人转过身来,神态优雅,众人曾看到过她在海中和大鱼搏斗,又目睹她勇退山猫,一时之间,惊呼声又变成雷动的欢呼声。...曹银雪略带责备的神情:“船上不应该养那么可怕的猛兽。”...这时,胡怀玉、陈克生也跌跌撞撞赶到,仲大雅奔了过来,一把将曹银雪搂在怀中。...跟在他们三人后面的,就是那个血流披面的船员,这时,大家都认得出他是船上的厨子。...胡怀玉正在厉声喝问:“谁在船上养那么可怕的东西!”...厨子一面抹着面上的血,一面道:“养了好几年的一只猫,不知……中了甚么邪,怎么会变成这样!”...厨子结结巴巴地说,为了船上老鼠多,他养了一只猫,几年了,忽然猫就“中了邪”!...厨子的话,原振侠、陈克生和胡怀玉三人一听,就心中雪亮——家猫是由野猫退化而来的,野猫之前,又是野山猫,退化现象在厨子养的那只猫的身上发生,不是甚么“中了邪”!...他们三人在刹那之间,心头内的骇然,难以形容之至!...船上的一只猫,突然发生了退化的现象,那也就是说,船上的每一个人,都可能发生同样的现象!...来自无常鬼的那只盒子所发出的力量,已经直接影响到了船上!...原振侠首先一扬手:“所有的人,立即撤退,撤退到仲先生的船上去!别收拾物件,立即撤退,这船上有异常的事将发生!”...仲大雅的船,就在旁边,各船员一听,人人神情骇然,立即行动,原振侠并叫:“等人上了船,驶远开去!”...仲大雅和曹银雪已问了十七八声“为甚么”,原振侠在一片混乱之中,没有回答,眼看船员已全由小船到了仲大雅的船上,他才道:“两位最好也离开!”...仲大雅还没有出声,曹银雪已经朗声道:“哪有临危而退的道理!”...曹银雪真的可以说是女中豪杰,仲大雅也随即一拍胸口。那厨子在要离去的时候,被陈克生留了十来分钟,大约前后不到半小时,船上已只剩下他们五个人了!...陈克生冒了一句话出来:“我想那盒子在船上!”...仲大雅一听就跳了起来——他对那只盒子的关心,在任何人之上,他叫:“在哪里!捞上来了?甚么时候,谁捞上来的?”...陈克生却不理他,自顾自道:“厨子剖了那条大鱼的一部分来喂猫,那猫就起了变异!”...原振侠和胡怀玉脸色发青,仲.

章节目录

黑白无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黑白无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