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红俏红着眼眶把白天的事情说了一通之后道:“我也不是觉得委屈,我就觉得这人怎么这么无耻不要脸,为了一个杀人犯求到了我这里,我凭什么要被他道德绑架!”

    嘴上说着不委屈,但是眼睛都红了。

    齐凌夜看的心疼,直接叫来了擎苍,对着他吩咐:“去把手上的东西交出去吧,那个喜婆也可以交出去了。”

    “什么东西,什么喜婆?”沈红俏擦擦眼角问道。

    齐凌夜却说:“你不用管,总之沈红俏绝对出不了天牢的。”

    另一边的大理寺,寺丞收到了摄政王府送来的一份人证、两份物证。

    人证是大婚当日,为沈念香服务的喜婆,指证她收买了她,要她把自己送到摄政王的花轿上。

    物证是沈念香一条裙子的一角,这一角被临死前的乔氏紧紧地攥在了手中。

    还有一样东西,则是付姨娘提供的,那是一个行诅咒之术的娃娃,上头写了沈红俏的生辰八字。

    样样证物都足以诛心,置沈念香于死地。

    恰好沈建文也在这个时候过来探望。

    死牢里的沈念香早就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风采,她穿着囚服,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异味,头发也是蓬乱地堆在脑袋上,唯有那双眼睛还是雪亮。

    见到沈建文的那一刻,她爬到了栏杆边上,拼命把脸往外挤。

    “父亲,怎么样,沈红俏答应就我了吗?”

    沈建文悲痛地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敢,她不怕被人说手足相残吗?!”

    沈念香得知了自己出狱无望,顿时疯狂地尖叫起来,沈建文不停地往下压着手掌,示意她小声一点。

    “她现在是未来太子之母,又怎么会把你放在眼里,这些流言蜚语也不过是小丑把戏,不过你放心,为父总会想办法保住你一条性命的。”

    他是无奈之举,没办法了才会这么说这么做,毕竟是他唯一的一个女儿了,真的死了,那沈家就一个孩子都没有了。

    可沈念香此刻满脑子都是沈建文说的“未来太子之母”几个字。

    她知道,自己输了。

    “呵呵,太子之母!她也配!我沈念香国色天香、品貌端庄,我才应该是太子之母,哈哈,我才是!”

    沈念香疯疯癫癫地反复念叨着这几句话,看样子就知道是精神崩溃了。

    沈建文见她无法沟通,只能无奈地离去。

    他回到大将军府上的时候,只见原本就仅剩下的几个下人也纷纷卷了铺盖卷往外面走去,他忙拦下一个人问:“你们去哪里!”

    那人躲躲闪闪地说:“付姨娘给了遣散银子,让咱们都走了。”

    “什么!”

    沈建文闻言忙不迭跑去付姨娘的院子,发现那里没有人在,于是他一个个院子找过去,曾经繁华的大将军府,此刻显得如此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直到沈老夫人的集福堂,也唯有她一个人躺在床上苟延残喘。

    付姨娘也不算太狠心,留了一个老婆子伺候沈老夫人。

    他这才明白,付姨娘是卷了大将军府的家当跑了。

    一夜之间,沈建文递交辞呈,昔日的大将军府颓唐凄凉。

    李家被判全家流放南疆,唯有沈念香一人被判环首死刑,而人们谈及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没有一个同情怜悯的,试问谁会狠心到亲手杀死自己的生母。

    在李家的覆灭和沈念香死亡的同时,齐凌赟的身体每况日下。

    七年之后,齐凌赟因为积郁成疾离世,年仅七岁的齐靖淼继承大统,史称孝明帝。

    全三金仍旧快意江湖,神龙见首不见尾。

    沈雨辰也长大成人,和雪年一同做了孝明帝的贴身御前侍卫。

    孝明帝的生父生母,摄政王夫妻则是在辅佐他到十二岁的时候,便离宫在外云游四海,直到沈红俏七十岁那年寿终正寝,同天夜里,齐凌夜也跟着一起去了。

    其后,孝明帝追封生母为定远侯,和摄政王合葬于皇陵。

章节目录

摄政王他不请自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君不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不眠并收藏摄政王他不请自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