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关头,只见一个小太监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皇上,永顺帝突然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不是说大典之前,他一直在乾清宫吗?”

    “奴……奴才也不知道,就在刚才,他说想小憩一会,不料,转眼的功夫,人就没了,宫殿里翻了个遍,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一群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

    司徒昊怒骂着,一反手将姜蕊儿给狠狠的扔了出去,“回头再找你们算账……”

    眼见着司徒昊这一扔的力度,依姜蕊儿的身体,就算是不死,怕也要摔残,

    只见那地上的段岩见状,一跃便扑了过去,

    接住人的同时,因着这一砸,只见他又一口鲜血吐出,人便昏迷了过去。

    而冲出殿的司徒昊却完全没心情理会这些,只站在门外声嘶力竭的喊道,“人呢,都赶紧给朕找,哪怕掘地三尺,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料,这厢命令都还没有下完,只见又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

    “陛下,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放走了大殿里的百官,现如今,那些人得了自由,全都一窝蜂冲出宫了……”

    “岂有此理,怎么会这样?守在那里的御林军呢?…”

    “守宫殿的御林军全……被迷晕了……”

    “皇上,不好了,有大批军队冲进了京城,正朝着皇宫这边疯扑过来……”

    眨眼之间,竟然就到了四面楚歌的地步,司徒昊也彻底慌了神,“来的都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快攻进城?”

    “来的主要是林家军,领头的自称是司徒昭,紧跟着他的是消失已久的先太子火策军,持的也是先太子令牌,所以守城的人便没敢阻拦……”

    “火策军……司徒昭……林家军……”

    司徒昊略一思索,不禁大惊,“难道梦里的情景都是真的?真的是他?”

    “走,去福宁宫!”

    外面,人都走完了,地板上,段岩这才幽幽醒转了过来。

    看着他这副狼狈模样,姜蕊儿不由得放声大哭,“段公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

    “姜小姐您多保重身体,我去帮公子了……”段岩见形势严峻,顾不得看身上的伤,爬起身也跌跌撞撞冲了出去。

    而另一边,司徒昊风一般赶到福宁宫,却发现里面果然也空无一人,

    细察,惊讶的发现,屏风后面竟然有条秘道。

    御花园西北角树林里,花灵搀扶着林飒,芍药搀扶着大长公主,吉祥和福安架着气喘吁吁的永顺帝,在大长公主指引下,一行人从一个大橡树的树洞里,陆陆续续的爬了出来。

    若非大长公主指引,林飒自是怎么也不会发现,原来当初宫宴时,她被司徒昊所害,藏身的那个大树洞,竟然是个秘道的出口。

    不过几人虽然出了树洞,但是一老一病一孕妇,可想而知,速度也根本快不到哪里去。

    于是乎便见,出了树洞,没跑多远,迎面就被司徒昊给截住了。

    四周也瞬间冒出无数御林军,个个手持弓箭,将几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姑祖母,皇叔,今天可是我和飒儿大喜的好日子,您二位这是要带着她去哪儿呀?”司徒昊拦着几人的去路,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带她离开这里!”大长公主冷眼打量着司徒昊,理直气壮的回道,“司徒昊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有些东西,不是你的,你就算累死也不配得到,劝你最好悬崖勒马!”

    “不配得到……”

    “姑祖母,您这话未免就太偏激了吧,”司徒昊整了整衣襟,上前一步,针锋相对道,“您怎么就知道这一切不是我的,您放眼看看整个司徒家,除了我,如今还有谁能坐的上这个位置,所以,它就该着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痴人说梦,如今太子哥哥的昭儿仍然在世,哪里就轮得上你一个反贼之子上位!”看到司徒昊这张狂样,一旁的永顺帝忍不住接口道。

    “好,不错,终于舍得说实话了,我说你们怎么会突然这么配合,敢情早就串通好,准备把这一切都给司徒昭留着呢,是吧?”

    “是又怎么样!”

    “行,您几位倒是爽快,既如此,那就别快昊儿不客气了……”

    司徒昊说着,脸突然一变,一挥手,命令道,“所有人听令,除了林飒,格杀勿论!”

    话落,便见箭矢如雪花般落过来,眨间的功夫,周围几人都受了伤。

    “司徒昊你疯了?这是皇上和大长公主?他们都是你的亲人,你怎么可以下如此狠手?”林飒见状,忍不住放声质问道。

    “好,我可以不杀他们,那飒儿乖,你自己走到我这里来。”

    司徒昊话落,林飒还未做出反应,便见大长公主脱口而出道,“做你的白日梦,我的孙女是不可能看上你这个反贼的儿子的……”

    “嗯,很好,终于说实话了,我说您当初怎么会突然同意她嫁给宫景衍,敢情他的身份根本不是一个平王这么简单,对吗?”

    “对!”大长公主眼都不眨的沉声道。

    “好呀,既然你们不仁,那就别怪朕不义了,继续放箭……”

    “司徒昊你个魔鬼,你铁了心要杀是吧,那就先射死我吧!”见司徒昊一声令下,林飒挺身而出挡在大长公主前面道,“告诉你,我林飒宁愿死,也不会让你伤害祖母的。”

    “飒儿,你是不是傻,你还没有看出来吗?什么祖孙情深,你根本就是他们的棋子,”

    “还有那司徒昭,哦对,你可能更习惯称他为宫景衍,你以为他能有什么好,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他布的局,他为了这大燕的江山,耍了我们所有人,而娶你,也只不过他计谋的其中一环罢了……”

    “是,我承认,他这些年是在算计,可是他的算计却和你有着天上地下的差别,因为你算计的是自己的利益,而他谋的,却是我的幸福。”

    “所以,你根本没资格和他匹比,也配不上。”

    “好,你这是铁了心的不愿意跟我是吧,那好呀,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鱼死网破,同下地狱吧。”

    司徒昊说着,搭弓便率先朝着林飒射去。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箭飞速朝着林飒飞去,不料,林飒这边还未出剑阻挡,便听“砰”的一声,那箭临到跟前,忽然偏离了方向。

    林飒转头,便见宫景衍,哦,不对,应该是司徒昭,一人一马,从树林里飞一般冲了过来。

    搭弓射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一箭朝着那没有反应过来的司徒昊射去。

    “阿昊小心……”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瘦弱的身影忽然扑了过来,一下拦在了司徒昊前面。

    竟是姜蕊儿。

    而眼看着箭矢要射到他身上,斜刺里,又一个身影闪现,

    “噗”的一声,箭矢穿过血肉的声音传来。

    “段岩……”

    “段公子……”

    看到被当场一箭穿胸的段岩,司徒昊和姜蕊儿同时喊道。

    “公子,段岩不能再跟随你了,姜姑娘是真心爱你,求您日后善待于她……”

    “司徒昭,我跟你拼了!”看着跟随自己多年的兄弟被害,司徒昊一时悲痛难耐,拔剑朝着司徒昭扑去。

    不料还未冲到跟前,却见那马上的司徒昭,亦突然飞身而起,一个旋转,一脚踹到司徒昊胸口,将人狠狠踹飞出去。

    然后拔刀,就准备朝地上的司徒昊身上砍,

    “不要……”姜蕊儿见状,飞身又护了上去。

    “六哥不要!”

    司徒昭听到呼唤,停下动作,“飒儿……”

    “我和祖母曾许过姜蕊儿,放他一条生路……”

    司徒昭虽有所犹豫,终点头应下,“听你的。”

    不料,司徒昭刚转身,便见司徒昊竟突然飞身而起,直朝着林飒扑来。

    然后,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见林飒的剑已刺穿他的身体,

    “飒儿,上辈子欠你的命,我这辈子还给你!”最后一刻,司徒昊在林飒耳边轻声说道。

    一个月后,

    大燕国,

    永顺帝病逝,新皇司徒昭继位。

    世人都传,新皇司马昭从小就重瞳帝王相,功夫不凡,其母南梁公主,更是美貌如仙子下凡,

    尤其是此次大战司徒昊,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总之,坊间将其传的犹如神坻一般。

    大殿上,为着新皇立后之事,众大臣吵的不可开胶,

    不料,风风光光的新皇,竟邪魅一笑,拒绝了所有人的提议,“朕已经早有皇后人选,就是护国将军嫡女——林飒!”

    啊,怎么会又是她……

    此话一出,瞬间惊掉了众人的下巴。任谁也搞不懂这司徒家都是什么癖好,两人为了皇位争的天昏地暗,不料结果,皇上变了,皇后却还是她。

    关键这林飒还是一个年幼时飞扬跋扈,名声极差,如今又身怀六甲的孀妇。

    可是不管世人怎么想,这新皇却不仅风风光光的把林大小姐迎进宫,还一生独宠,从此再未碰其他任何女子。

章节目录

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楼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楠并收藏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