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神域封印解除,补天神石归位,神光普照,神洲大陆的灵气开始充裕起来,逐渐恢复洪荒时期的辉煌,开启了全民修炼的新时代。

    灵气充裕了,修为上涨,身体素质增强,人类的平均寿命大幅度上涨,就是刚入门的玄者都能平平安安活到一百五十多岁。

    因此,百年时间,对于人们来说,不算太长,尤其是大陆上层家族。

    洛家如今已然成为了人族顶层势力之首,比之过往鼎盛时期更甚,洛骑兵名扬天下,家族子弟各个都是天资实力卓绝的佼佼之辈。

    若世人提及洛姓,皆叹神族宠儿。

    原因无他,只因百年前那场改变世界格局,名重青史的神域解封之战。

    传闻洛家清字辈大小姐洛倾颜,在那场大战中与各路反派同归于尽,陨身祭祀,以一人之力,换得如今神洲太平,神界各殿感念其恩德,对其族人恩宠至极,世人无不羡艳。

    但这位洛家大小姐之名,的确在神洲历史上划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有其追随者四处宣传其事迹,在各地建造洛神庙,为其积攒功德信仰,另为其塑金身,颂功德,妄图有朝一日能复活女神。

    这其中,以洛家为首,百年来,砸了不知多少钱财,费了不知多少精力,从未间断过,只因老祖宗曾言:尚有一缕生机。

    今日,便是神域解封大战的百年纪念日,也是洛倾颜陨落之日,其追随者称之为洛神节,每年雷打不动前往各地洛神庙祭祀。

    洛家每年的今日,也会在旗下产业设立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庆祝洛神节,其中大多都是曾经洛大小姐亲自拟定的活动内容,状如解环,抽奖,表演,满减酬宾等等活动形式,以此作为怀念。

    洛家旗下的产业遍布神洲大陆各个地方,乃当之无愧的神洲第一家族,说到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当初的慕容少主,如今的天帝陛下,在重登王座,告别俗世之前,将自己名下的产业,以暗夜阁为代表,全部无偿赠予了洛家,另世人哗然。

    其外,诸神归位之前,多多少少都曾对洛家施予馈赠,乃至回归了九重天之后,还会偶尔下界对洛家关怀一番。

    由此可见,洛家神界宠儿之名,的确名副其实。

    所以,每年洛神节,洛家都极其大手笔,天地灵宝跟不要钱似的往下砸,更别说各种珍贵丹药,阵法,灵器等等,活动奖励之丰富,哪怕是归隐强者都会为之动心。

    每年一盛况,洛神节绝对是大陆最活跃的时期,更何况今年乃百年,洛家放言大庆,热闹程度前所未有,哪怕是大国国庆,一洲洲庆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人声鼎沸的大街被各路人马挤得水泄不通,人人手里都拿着写着“洛”字的大红金帖,围着近处的开奖专栏。

    “怎么样怎么样?我中了吗?几等奖?”

    “啊!我中了,三等奖!我有上品灵器了!”

    “我,我五等奖,我也有大还丹了。”

    “我安慰奖,没事,安慰奖也有极品药丸赠送,不亏。”

    “谁拿到特等奖了啊?听说是洛神写真全套,附赠洛神珍贵影视留像呢,啊啊啊好想要!!!”

    “……”

    人群中,一个身材纤瘦,身姿灵活的少女穿过人流,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隙处,拍着心口长呼一口气,摇着头叹息:“都一百年了,民众还是这么热情啊,消受不起消受不起。”

    突然,面前一个女孩注意到了她,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眉头微皱,似在观察。

    少女动作一顿,僵住,不是吧?难道被认出来了?哎呀,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刚醒来太激动,都忘记化妆掩饰一下了,也难怪,她的盛世美颜怎么会不引人注目呢?就是待会儿可别把人家小姑娘吓出个好歹。

    “你好啊,对,你没看错,我就是……”

    “姐姐,你忘画额贴了,还是把额贴画好再出门吧,这样是对洛神不敬的,还好现在就我看见,要是被洛神粉丝看见,你就完了。”

    “……”什么东西?

    见她愣着,女孩露出责备的表情,“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我们化洛神妆都必须要贴一朵莲花额贴在眉心,不能直接模仿洛神原妆,那是对洛神的大不敬,你还不快点去贴额贴,不然就把妆卸了,我虽然比其他粉丝好说话些,但是也不准你对我偶像大不敬的!”

    刚出山的洛神本人:“……”

    这世道变化也太快了,现在连本人都不许长这样了?

    为了不被自家粉丝人肉,颜沫乖乖在眉心幻化了一朵白莲,然后凑近去跟女孩打探。

    “姐妹,问你个事儿。”

    女孩见她听话,表情柔顺下来,以为她也是洛神粉丝,面上显露出亲近之意,非常好说话,“问吧。”

    “现在你们……咱们洛神死了一百年了对吧?”

    女孩脸上顿时露出悲伤来,眼泪珠子开始在眼睛里打转,“是啊,洛神离开我们好久了,呜呜……”

    “诶,你别哭啊。”颜沫懵了,“我就是想问问,咱们洛神走了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啊?我刚闭关出来,对外面的事不太了解,你跟我说说呗。”

    自神光普照神洲,确实有很多人得了机缘,闭关修炼在如今已经不算稀奇,女孩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想太多。

    “洛神走了之后发生了好多事,魔族和三界签署了和平协议,慕容少主做了天帝,玄王殿下不知所踪,大家都说他殉情了,神器主们去了神域,上官前辈把粉丝会的事务交给沈会长和冷会长之后也走了,洛神哥哥们都娶妻生子,洛三少爷替洛神管理洛骑兵,顾哥哥回了洛神家乡,继承了他父亲武陵城城主之位,洛神还有个小师妹,五十年前与欧阳公子结了亲,去天上做天妃了。哦对了,洛家老祖宗出关后直接飞升去了神域,听传闻说现在在天上当仙官呢。洛家现在是神洲第一大族……”

    听完全程的颜沫心情变得略微复杂。

    一百年的时间啊,到底物是人非。

    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为她的离开而停止运转,故人们也都有了自己新的生活,大家好像……都不需要她了。

    还有点小失落是怎么回事?

    “要是洛神回来就好了。”小姑娘突然有些焉焉的,“大家都好想她。”

    失落的情绪一扫而光,颜沫轻笑一声,真是被关了太久,钻牛角尖了。

    她摸摸小姑娘的头,温柔安慰,“她会回来的,因为她也想你们啊。”

    小姑娘愣愣地看着她,“姐姐,你是我见过化得最像洛神的人。”

    颜沫失笑,问她,“你几岁啊?”

    “十五岁。”

    颜沫诧异,“十五岁啊?你都没见过洛神,为什么喜欢她?”

    小姑娘想了想,认真道:“因为她值得啊。”

    颜沫愣了愣,刹那间笑靥如花。

    小姑娘看呆了。

    颜沫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红色金字帖,交给她,“送你了,特等奖。”

    刚刚就是这个小姑娘无视一大堆天材地宝,一心望着特等奖的。

    心情颇好的颜沫送完东西就挥挥手不带走一片衣袖,独留女孩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

    这个姐姐,真的好像洛神啊,一样的连背影都发着光呢。

    直到那道身影消失在人海中,女孩才收回目光,跑到兑奖处兑了奖,心满意足地抱着她心心念念的洛神写真,迫不及待当场打开看了一眼,却徒然愣在原地,瞪大了双眼。

    刚远离人群,颜沫心口的通讯石就响了起来,她有些无奈,还有些心虚地接起。

    “小烨烨——”

    “……”

    对面没有声音传来,但她似乎都能隔空听到对方压抑的沉怒声。

    “哎呀我错了嘛,不该不等你先出来的,我就是心疼你好久没睡觉才让你休息一会儿的,不要生气了啊乖,我马上就回去了。”

    “……在哪儿?”

    “……”

    呼——

    颜沫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对着通讯石吐槽了一句“粘人精”。

    可不是,堂堂玄王殿下,竟然玩死遁消失那一套,跑到她养息之地守了她一百年。

    她自引魂灯内醒来,他早已为她塑好肉身,灵魂附体,再次重生。

    醒来已是百年,睁眼就是他惊喜憔悴的脸,得知这百年他枯守双生树下,心疼坏了,想让他好好休息,趁他不注意点了他睡穴,也想趁他睡着出来溜一圈儿再回去,没想到这才不到片刻,人就醒了。

    刚吐槽完,身后一股风声传来,腰间就被一双大手紧紧桎梏。

    粘人精追来了。

    感受到男人身上紊乱的气息,知道定是让他吓坏了,就任由他安静地抱了会儿。

    许久,北冥玄烨哑声警告:“不许丢下我。”

    “知道了知道了,没有下次了。”

    安抚好难缠的男人,二人一起牵手往洛府走去。

    “该去见见故人了。”

    告诉他们,她颜沫,回来了。

    一个月后,凤凰村。

    大批大批的工人搬着建筑材料进了村子。

    “咋又开始建房了?官府不是不让在这处动工吗?”

    “谁知道哪个不要命的敢来凤凰村撒野,这地儿可是神仙老爷看护的地方,小心遭天打雷劈。”

    凤凰村一百多年没见过这阵仗,村民们都围着村口看热闹,听完这话,有不清楚情况的便问,“这里头有些啥说道?”

    说话的村民是凤凰村民,闻言脑袋都要扬到天上去了。

    “咱凤凰村可是出过名人的,洛家知道不?”

    洛家谁不知道?村里再无知的妇人都听说过。

    “洛家大小姐,洛倾颜,就是那个救世女英雄,救了大陆所有人命的那个。”

    “知道知道,俺们书本上都学了,叫洛神。”

    “就是她就是她,咱们村的女英雄,咱村那个顾家,最有钱那个顾家,就是她家,咱城主也是顾家人,不让咱拆房,更不让外人进村,说是为了保存咱凤凰村的原貌,等他妹子回家的时候能有归属感。”

    “真的假的?”

    村民们叽叽喳喳闹开了,有信的,更多的是不信的。

    直到半个月后,凤凰山上霞光漫天,金色神光一道接一道地降落。

    “我的天爷诶!神仙,神仙降世了!”

    四方皆惊,纷纷跪拜。

    而这时的凤凰村内,多了一座犹如世外桃源的大庄园,施工队已经离开,安静静谧的山脚下,只能听见青山绿水,虫鸣鸟叫。

    只这份清静在太阳初升之际就被打破,接连不断的四方来客纷纷占据了这座庄园。

    外面小黑和冰宝开始闹腾,颜沫照常赖床,推搡着北冥玄烨出去接客。

    “玄王,好久不见啊,恭喜乔迁,倾颜妹妹?”这是上官如月。

    “玄王殿下,真的是您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七妹妹呢?”这是洛请玮和洛清伦两兄弟。

    “玄王,久违了。”这是欧阳苏白。

    “姐夫,我师姐呢?怎么就你出来啊?我好久没看见她了,快让我见见她。”这是颜茵。

    接二连三的,又来了许多客人,基本每说一句,都要问问女主人去哪儿了。

    北冥玄烨统一回复颜沫身子不适,不便接客。

    时间接近午时,客人终于少了起来,庄园内倒是热闹得不可开交。

    “玄王,哦不,现在应该叫妹夫了,霖儿,过来,叫姑父。”顾青云领着妻儿进门,将身后的小男孩推到北冥玄烨面前。

    顾白霖抬头望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张了张嘴,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不要不要,怕姑父……”

    北冥玄烨本就勉强的“笑脸”一下子黑了下来,看着哭得鼻涕横流的小男孩,眼里略过一抹嫌弃,心里开始考虑未来的造人要不要无限期延后。

    “谁家娃娃哭得这么惨?”

    颜沫被哭声吵醒,揉着脸走出来。

    “小妹!”

    顾青云激动地喊了一声,把颜沫吓了一跳,一看这胡子拉碴的,认了半天才认出这人谁。

    “顾大傻?”

    又看了眼他身后的妻儿,乐了,“白诗尔?你俩成了?”

    “洛……小妹。”

    这就是承认了。

    两人都是孩子父母了,面对颜沫还是改不了以前的习惯。

    “哈哈。”颜沫大笑两声,跑去逗顾白霖玩了。

    “叫姑姑。”

    “呜呜……”

    颜沫脸一垮,叫他:“顾小傻。”

    顾白霖哇呜哭得更大声了。

    “欧阳苏白你挺能耐啊,什么时候把颜茵拐回你家的?”

    “洛小五,当爹的人了,怎么还跟我抢东西吃?”

    “来来来,小屁孩们都站一排,挨个自我介绍一下,都谁家的,父母谁,自己叫啥名,几岁,家里几口人,都说清楚了。”

    “我,我叫洛尘缘,我,我爹是洛清澜,娘,娘是幻月五公主,有,有个姑姑叫小七。”

    “我叫洛尘埃,我爹是洛清玮,我娘是北冥六公主,我也有个姑姑叫小七!”

    “我!我叫颜小暖,妈妈是颜茵,爹爹是欧阳苏白,我是个女孩,有个干妈叫颜沫。”

    “……”

    一众小屁孩介绍完了,纷纷将视线移到最后一个,全身黑漆漆被黑衣包裹的小人身上。

    “吾叫魑魉,娘叫瑤瑰!娘说你是吾救命恩人,让吾过来看你一眼。”

    颜沫抚额,几乎是一瞬间就想起了面前的小娃娃当初咬她之仇,恨恨咬牙。

    “它是魔族!”

    小朋友们纷纷叫嚷起来,不过倒是没有其他的情绪。

    在场都是仙神高族之后,不会惧怕魔族,况且如今魔族低调,三界和平,新一辈对种族区分没有那么大的情绪。

    魑魉朝众小孩呲了呲牙,黑影一闪,消失了。

    “它走了。”

    “它怎么走了呀?还没开席呢。”

    “太没有礼貌了。”

    天上,瑤瑰一直密切关注着下方的动静,一见自家儿子离开就追了上去。

    “宝儿,怎么就走了?娘不是让你交朋友吗?”

    她的宝儿太孤单了,魔族就他一个小孩,普通小孩都怕他,所以她专门带它来跟这群仙神之后打交道。

    “吾只是来见那个女人的,不是去跟小屁孩玩的。”

    丢下这一句,黑色的小身影就不见了,瑤瑰连忙追上。

    下面,颜沫趁机教育一群小崽子,“做人要懂礼貌知道吗?长辈问话要如实回答,要尊敬长辈,以后要孝敬长辈,比如我,我不仅是你们的长辈,我还是个女生,男孩子从小就要学会怜香惜玉,不然以后找不到媳妇。女孩子要学会礼让大方,这样才讨长辈喜欢,所以,你们以后都要尊敬我,让着我,听我的话,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听懂了吗?”

    “听懂了!”

    小崽子们喊得超认真。

    颜沫满意地点点头,领着一群小屁孩去山上了,美名其曰带他们长见识,屁股后面跟着一黑一白两兽。

    一群涉世未深的小崽子们还不知道所谓人心险恶,欢欢喜喜地去了。

    在他们身后,一群家长目光复杂地看着他们天真无邪的后代,心里不知作何感想。

    小魔女祸害了他们这一代,又准备祸害下一代了。

    庄园内一片和谐,天空霞光久久不散,九重天之上,不知多少仙神正在默默关注着这里的动静。

    最后霞光散去,客走人散,庄园内恢复安宁静谧,只剩男女主人相拥而眠,岁月静好。

章节目录

神魔劫之鬼医太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莫非花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非花醉并收藏神魔劫之鬼医太逆天最新章节